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03 秦素,却不素!

03 秦素,却不素!

  这一夜,方旭成为了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人。

  也告别了自己单身了二十多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双手,而方旭却发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角有泪。

  大概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泣了吧?!有人说过,男人哭吧哭吧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罪。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哭了,毕竟一晚上!

  整整一晚上!方旭都怀疑这位佳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吃了药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了兴奋剂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整整一晚上没有打算放过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差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被榨干了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差点要见上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脑海当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浮现出来各式各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画面。

  最终方旭知晓了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佳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名讳:秦素,听起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挺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竟然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肉食性。

  而自己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,或者说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具身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来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体了。

  而自己先前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容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具身体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容。

  方旭现在唯一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穿越了。

  正儿八经玄幻剧情,发生在了方旭这位科研博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于科幻撞上了科学,最终撞得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满脑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包。

  方旭也明白,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莫名其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穿越到了盛唐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个时期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慢慢来研究。

  而自己这具身体,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姓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模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妥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穿越小说摹疽邮⑻菩∠喙啃主有木有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得知后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这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因为这具身体本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主人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片山区当中唯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位教书先生。

  而秦素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世家小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,而自己,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秦素绑回来成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至于原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这原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够扯犊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穿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不说青梅竹马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两小无猜吧?!

  最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指腹为婚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和秦素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交际。

  至于秦素选择抓自己回来成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丈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最聪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哇塞!这理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再好了吧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都要痛哭流涕了好吗?!最聪明也轮不到自己吧?!

  自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根葱啊?!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教书先生吗?!肚子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笔墨难道还没有点笔数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死脑筋,认定了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个村子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个盛唐最聪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人。

  这下子方旭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点没有笑死,这如果都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无言以对了。

  至于自己为什么能够顺利穿越过来呢?!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这具身体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主人胆子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。

  稍微有点风吹雨打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受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,又如何能够接受这突如其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亲呢?!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顺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洞房花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房间内嗝屁了。

  而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出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穿越到了这里,方旭越想越觉得操蛋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什么办法呢?!方旭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回去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也只能够既来之则安之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“哎!想了想之后,这里也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坏地方,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留在这里吧。”方旭感慨看着屋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景色说道。

  眼神当中足够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方旭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挚。

  “各位大哥,现在可以把刀子收起来了吧?”方旭轻咳了两声,看着身旁将自己团团包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汉说道。

  而这些大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长刀架在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脖颈之上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动一下都要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命。

  至于方旭为什么会沦落到这般境地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收到了秦素一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折磨之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悄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这里,毕竟方旭也怕死啊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刚刚走出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人摁在了凳子上。

  甚至还未等到方旭反应过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眼前就站着穿着外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。

  而四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群大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包围了,秦素瞪着美目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量了秦素起来,不得不承认,在前世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有恐女症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喜欢女性之美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方旭见到过人造美女也见到过纯天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美女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和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简直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文不值好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现在觉得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完全碾压那些选美冠军,尽管秦素现在披着一件外衣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足够衬托出来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美感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材完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曲线。

  这让方旭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吞咽了口唾沫,现在忽然觉得昨晚也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惨了吧?!

  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“看什么呢?!”秦素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,有些不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“看美景!”方旭理直气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没有发现,自己那该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恐女症竟然好了?!

  “哼哼!说一大清早打算做什么去?!”秦素可不吃这套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对付一般小菇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策,怎么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手呢?!

  “哎!”方旭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叹了口气,而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叹息声吸引了。

  “你叹气做些什么?!”秦素皱着黛眉看着方旭询问道。

  “我感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打算起来帮我美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夫人做一点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早点,谁曾想!哎!”方旭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慨道。

  “你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帮我做早点?!”秦素眯着美目看着方旭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揣测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当然,不然我起来干啥?!难不成看这些大兄弟吗?!”方旭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撇着嘴说道。

  “好!既然你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我做早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!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们!将你们姑爷驾到伙房!”秦素一声令下,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方旭凭空架了起来,随后朝着伙房走去。

  方旭一脸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身后幸灾乐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,这简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恨得牙狠狠起来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