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秦素留下来一些弟兄们,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守村子。

  毕竟秦素也将村子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一样对待,尽管在外人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秦素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蛮可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这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我保护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因为方旭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询问过秦素,既然秦素能够好好说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为什么秦素要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呢?!这对于一个本身长得美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来说。

  这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折磨吗?!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而当时秦素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自己为什么如此。

  这大概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真正走进秦素内心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始吧?!而后来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秦素有些不容易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现在看来。

  秦素能够稳坐山头,其中付出了多少,又如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?!

  按照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来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自己也不希望如此。

  毕竟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家闺秀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学习女红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谁喜欢舞刀弄枪呢?!

  秦素一样也不喜欢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却根本没有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地。

  因为秦素出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环境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注定了秦素要面对这些事情。

  注定了秦素这辈子可能和大家闺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无关了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而秦素只所以会选择如此凶神恶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在秦素看来。

  如果自己对这些人慈眉善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他们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希望自己一直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那么自己如何管教他人呢?!毕竟身为山大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严和地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当时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秦素,以后可以尝试一下依靠自己试试看?!

  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露出了一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匪夷所思,随后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笑了起来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起身,告诉方旭,什么时候方旭能够不做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再说吧?!

  方旭还未来得及解释些什么,秦素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到就房间当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说而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机会来了!

  现在前往南郡上任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一个崭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始,那么自己说不准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让秦素依靠自己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,南郡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可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在等待自己。

  其实方旭稍微冷静一点思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明白为什么让自己前往南郡。

  在盛唐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当中,唯独这南郡接连更换了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令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也都换了不少,此刻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一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空置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敢前往南郡上任,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不出意外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半路被莫名其妙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干掉了吧?!

  所以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导致了南郡成为了所有人心中,根本就不希望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而先前得知了方旭要前往南郡担任县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查了这些事情。

  尽管县令不会中途暴毙身亡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在后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日子当中发生些什么意外。

  秦素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方旭发生点什么事情,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跟着方旭前往南郡。

  当然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自己看来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离开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方旭和秦素之间总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了一种夫妻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氛围了吧?!

  前往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对着秦素说一些情话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经常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弄得秦素对方旭大展拳脚起来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了晚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柔软似水。

  差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让方旭溺死在其中,并且这段时间当中,秦素对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慢好转了起来。

  可能好奇,方旭前世恐女症,怎么可能会说情话呢?!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恐女症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完全不妨碍方旭接触那些亲爱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籍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研究院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位同事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称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话小王子。

  方旭在这位青花小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口中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学习到了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直都没有可以试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而现在面对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完全忘却了恐女症。

  当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方旭将秦素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实验对象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由自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出了那些土味情话来。

  试问恰疽邮⑻菩∠喙控素什么时候听到过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话呢?!还不得被方旭弄得面红耳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那些跟随方旭和秦素前往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看来,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人不露相啊?!

  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读过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一样啊?!这说情话都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套一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其中不少弟兄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土味情话记录了下来,打算学习一下。

  对此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意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次创造者。

  自己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仿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反对有人来学习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都打算弘扬一下这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土味情话,毕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帮助到不少人。

  秦素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图之后,当晚折磨方旭结束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如果方旭敢和其他人说这些和自己说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心一下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兄弟吧!说着秦素还用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握住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兄弟。

  尽管方旭先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也没有想到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劲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忙点头了起来,最终秦素才选择放开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兄弟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半推半就之下,整整一宿方旭和秦素翻云覆雨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有一个秦素就足够了,再来一个自己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死在床上了吧?!

  而且有秦素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妻子,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呢?!

  方旭也没有指望其他人会看上自己,毕竟方旭对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足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笔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