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在前往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,尽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觉得有些奇怪,奇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里呢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这南郡路上路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村子都有些荒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自己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村子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简直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天一个地。

  当然方旭也没有在意这些事情,毕竟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南郡上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路过茶馆歇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小二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上前攀谈一番。

  毕竟小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方旭一行人此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去呢?!

  方旭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客气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小二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前往南郡担任县令。

  当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小二顿时就收拾收拾离开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句话都没有再说了,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回避些什么一样。

  方旭如果说不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管方旭如何询问,小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死都不打算说些什么。

  直到方旭掏出了几钱作为打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位小二这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老实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方旭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告诉给了方旭。

  经过小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也觉得这南郡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如此邪门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管怎么样,这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上面派发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命令,自己有什么办法呢?!

  所以方旭现在也不打算管这些邪,毕竟身正不怕影子斜。

  更何况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贴身保护,试问谁能够懂得了自己呢?!

  想到这里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伸出手攥紧了身旁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手。

  这却引来了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阵白眼,毕竟在秦素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先前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副什么都不在意吗?!

  为什么现在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畏畏缩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方旭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好意思了起来。

  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,装逼这种事情谁都会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装逼一下。

  应该不至于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倒大霉了吧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未等到方旭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过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等人就已经抵达了南郡当中,刚刚迈入南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,毕竟这南郡看起来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热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暗中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不少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欢迎自己这位县令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其实现在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了这点。

  本身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出手教训一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拦住了秦素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秦素,现在既然人家没有来招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不要惹事好些了。

  结果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秦素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乐意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像当做驴肝肺啊?!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管方旭好了!

  秦素顿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了起来,自己也不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方旭着想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呢?!却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冷淡,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做错了一样。

  见到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之后,方旭就差没有给秦素跪下了,毕竟自家媳妇,自己不哄着谁来哄呢?!

  方旭也无视了四周那些目瞪口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,死皮赖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哄着秦素。

  最终秦素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生气了,毕竟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分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。

  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一些浅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道理,尽管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多地方都不如自己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始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人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选择在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给足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子。

  所以秦素竟然主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方旭道歉了起来,这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差点没有瘫坐在地上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错了?!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做梦呢?!

  又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现在发高烧了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吃错了什么东西呢!?

  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阵询问之下,秦素总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绷不住了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甩了个白眼给方旭。

  如果可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秦素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要将方旭摁在地上一顿暴走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如何能够释放秦素内心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满呢?!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甚至都不明白秦素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擅长那些土味情话,为什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女人想些什么呢?!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弟兄们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根本不知道?!

  这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匪夷所思了吧?!当然如果让这些弟兄们知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理解了一点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等到这些弟兄们给方旭解释了之后,方旭这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觉得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晚些时候和秦素道歉了,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看这南郡县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情况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到方旭来到了南郡县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县衙还有县衙两个大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找错地方了呢?!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在戏耍自己呢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这太操蛋了点吧?!

  这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衙?!方旭觉得当初山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伙房都比这个好有没有啊?!

  跟着方旭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弟兄们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整个县衙当中压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人都没有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衙役都没有,整个南郡县衙死气沉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吧?!毕竟县衙上一任就死在了这里面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到处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蜘蛛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过分了点呢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打扫一些能死吗?!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久没有打扫才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看完县衙之后,方旭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。

  也难怪南郡郡守都不在了,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衙怎么可能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事情呢?!

  而县衙后面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住处,只能够说勉勉强强了吧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根本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让弟兄们整顿了起来,这让方旭看傻了眼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