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方旭此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坐在衙门当中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等待那位商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旁,伸出手攥紧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掌。

  显然现在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安慰方旭一下,毕竟秦素能够感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安心,而事实上方旭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第一次接触到这些事情,虽然也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一次。

  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没有穿越过来之前,方旭也看到过不少新闻报道人贩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,其实也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围观人,也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盘观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角色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换了,方旭现在不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旁观者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决定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了。

  原本方旭觉得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做到快意恩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初方旭身为旁观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每次看到这种新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都打算直接弄死对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这些人根本没有资格活着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能够涉及到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有些犹豫了起来,因为方旭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了。

  为了这些孩子们,方旭能够义无反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杀死这些人贩子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绝对不相信这些人贩子只有这几个,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团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自己没有办法将这个团伙彻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晚些时候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再次发生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方旭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皱着眉头起来,而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出来这点。

  所以现在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伸出手攥紧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掌,不知道为什么,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忽然有了不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力量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。

  “夫君担心些什么呢?!如果有什么事情,妾身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”秦素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秦素此刻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提醒方旭,毕竟先前方旭没有出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秦素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快意恩仇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都不敢对秦素做些什么,而听闻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幡然醒悟了过来,对啊!自己现在为什么纠结这些事呢?!

  毕竟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和自己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且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秩序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完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妨碍自己来建立属于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秩序!方旭感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强吻了秦素一口。

  而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蒙了,显然秦素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方旭会如此。

  等到秦素反应过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正当秦素打算教训方旭一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见到方旭脸上露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方旭现在总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在钻牛角尖了。

  事实上,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钻牛角尖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没有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番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方旭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反应过来。

  毕竟方旭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被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给套死了自己,不过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跳出来。

  “感谢夫人了,如果没夫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为夫当真不知道该如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了。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秦素说道。

  “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谢,也不用这样子啊?!”秦素有些娇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埋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尽管现在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埋怨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多觉得秦素现在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撒娇一样。

  这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食指大动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方旭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将秦素拽到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怀中。

  其实方旭也明白,秦素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情动了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时候,方旭怎么可能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动秦素呢?!

  看着怀中已经娇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闭上眼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舔了舔嘴唇。

  因为在方旭自己看来,秦素虽然性格比较张扬,甚至比起男人都要像男人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白了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,做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本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到不好意思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当方旭打算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一双水灵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眼睛盯着自己看,这让方旭有些变扭起来。

  “咳咳,小丫头你叫什么呢?”方旭轻咳了两声,随后轻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拍了拍怀中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翘臀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提醒秦素。

  而秦素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顿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娇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显然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动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导致了秦素忽略了一直站在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乞丐。

  而此刻小乞丐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和秦素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导致了小乞丐此刻面红耳赤起来。

  毕竟小乞丐怎么可能见到如此场面呢?!顿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而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耳朵发红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叫……怜儿……”怜儿低着头把玩着衣角,有些紧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“怜儿?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母亲还记得吗?”方旭有些心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怜儿问道。

  怜儿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憋着嘴摇了摇头,毕竟怜儿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被拐卖了。

  而被拐卖了如此多年,怜儿如何知晓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样子呢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名字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雕刻在脖颈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玉佩之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怜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做怜儿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姓什么,怜儿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知道了。

  “那么愿意让我认你做妹妹吗?”方旭看着怜儿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显然现在怜儿只适合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妹妹。

  毕竟当女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女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大了点呢?!

  “妹妹?怜儿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以吗?!”怜儿有些惊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尽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惊讶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当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流露出来希望。

  也看得出来,怜儿很希望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开玩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看了一眼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,而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,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意见。

  “以后你就叫方怜儿,如果有人欺负你,哥哥罩着你。”方旭笑着揉了揉方怜儿有些杂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头发上。

  “哥……哥哥……怜儿有哥哥了……”方怜儿直接趴在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怀中哭了起来,大概这孩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涩只有这孩子自己知晓了。

  “哥哥不会不要怜儿吧?!”方怜儿眨着水汪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眼睛,尽管脸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乌黑却无法妨碍大眼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水灵。

  “怎么会呢?哥哥和你嫂子都不会不要怜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”方旭有些怜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怜儿说道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