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0 和恶魔相比,恶魔显得可爱多了

20 和恶魔相比,恶魔显得可爱多了

  当方旭身后这些弟兄们砍下那些地痞流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脑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鲜血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飞溅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飞洒在了站在方旭身旁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上,感受到鲜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滚烫。

  其实张三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点要昏厥过去了,毕竟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怎么可能见到过这种刺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场面呢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张三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觉得要吓尿了出来好吗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毕竟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办法吗?!答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有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谁让现在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站在方旭这边了呢?!既然已经选择站在方旭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一点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张三现在根本没有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地了。

  只能够选择跟着方旭等人乱来了,事实上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乱来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试问一个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做出来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明白,如果自己不用这种手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可能有些事情根本不会发生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改变,甚至有些人也不会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改变观点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完全不嫌弃给这些人一个刺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教训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这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人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你敢来这里闹事!你死定了!你死定了!”老鸨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巴掌当中晃过神来了。

  朝着方旭咒骂了起来,毕竟在这位老鸨自己看来。

  自己在南郡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少年了,谁敢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如此嚣张呢?!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当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,在老鸨面前还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给这位老鸨一点面子?!

  当然其实给面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这位老鸨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这位老鸨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大佬面子罢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老鸨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那么给那些大佬面子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自己面子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为什么不能够叫嚣呢?!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这种错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观念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导致了这位老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变得如此嚣张跋扈了吧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办法呢?!人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这个资本啊?!

  如果说这位老鸨选择叫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可能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被老鸨给威慑到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叫嚣,张三都觉得,这位老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脑残了?!

  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先前给直接打傻了呢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这位不断叫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鸨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上前来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位老鸨。

  “如果你不怕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再叫一下试试看?!”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音压得很沉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在场所有人都被先前方旭这群人给吓到了。

  一个个都屏住呼吸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导致方旭尽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压低声音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听得清清楚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音,在其他人听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不知道为什么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种地狱发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邀请函一样。

  浑身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颤抖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毕竟方旭身后那些兄弟们下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人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畏惧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不要惹事好些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看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人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畏惧,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恐惧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自灵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恐惧,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甚至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句话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吓尿了出来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因为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见到过方旭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官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说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死都不可能相信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鸨,而老鸨却一句话都为说得出来。

  因为方旭已经抽出了腰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匕首,匕首锋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刀刃抵触在这位老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此刻已经划破了嘴角皮。

  刺痛让这位老鸨整个人都浑身颤抖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恐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毕竟在这位老鸨看来,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根本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了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恶魔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!

  不对!恶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还知晓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恶魔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恶魔相比起来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较可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而方旭却脸上挂着笑容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种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。

  毕竟谁见到过这般还能够露出笑容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呢?!站在方旭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兄弟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激动了起来。

  毕竟现在方旭展现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折服了这些弟兄们。

  在这些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一直希望跟随着一个如此强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哥,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秦素不强悍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始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流之身,始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相夫教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方旭完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接替秦素。

  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做到超越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就也不一定呢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没有多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,这些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夫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弟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夫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弟。

  自己可不打算招惹这些没必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烦,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这位老鸨丢在了一边,将匕首放在了怀中。

  而这位老鸨还未晃过神来,毕竟先前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给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了半条命了。

  并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一次让这位老鸨明白了,什么叫做疯子,也只有方旭这般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子吧?!

  现在谁敢拦着方旭呢?!不要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拦着方旭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对视一眼其实都不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因为在这些人看来,现在自己和方旭对上一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都觉得自己心脏要停止下来了。

  当然方旭也没有理会这些事情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随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抓到一位小厮询问张三先前透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到底在什么地方。

  而这位小厮也仅仅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质问了一下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双眼翻白,随后口吐白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昏死了过去。

  见状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无语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有如此吓唬人吗?!至于这样子吗?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