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4 演技够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

24 演技够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

  此刻根本就没有人察觉到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人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傻了眼了,毕竟在这些人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都觉得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奇葩了点呢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本身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来出手相助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用自己出手了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毕竟当这位二当家杀死了打手头子之后,现场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静了下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傻了眼了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就没有想到现在会发生这些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现在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看起来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趣不少。

  “现在你杀死了这位,我会遵守约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二当家说道,而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其实一直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盯着这位二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色。

  稍微有些变化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被方旭察觉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因为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事情,方旭现在其实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少猜测到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如果不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料之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接下来这位二当家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拒绝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意。

  “多谢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用了。”果不其然,正如同方旭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般,这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拒绝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意。

  那么这位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显然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言而喻了吧?!

  “哦?你不要这些钱财,你打算要些什么呢?!”方旭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男子问道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心中其实有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“我希望能够为你做事情!”说罢,这位男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单膝跪地了下来。

  “给我一个理由。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男子询问道,而这位男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大概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男子看来,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语和自己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出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“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我对于这些人都熟悉,如果我能够为你所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些人也一样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”这位男子信誓旦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而方旭其实也明白,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错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不管怎么说,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都算得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资源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资源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你如何使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如果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资源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算不上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方旭看着眼前这位单膝跪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子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量了起来。

  “夫君……”秦素拉了拉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衣袖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劝说方旭收下来这些人。

  毕竟在秦素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些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战斗力。

  如果能够为方旭所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稍微放心一点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予秦素一个放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,毕竟对于这些事情,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秦素得知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之后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  既然方旭现在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秦素看来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稍微安心一点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并未知晓方旭此刻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站在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眼神示意了一下,而这些弟兄在这段时间当中。

  自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受了一些方旭给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启发,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眼神,这些弟兄们其实就明白应该做些什么。

  所以此刻还未等到这位单膝跪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子反应过来,就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这群弟兄们给控制住了。

  “大人!大人!你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?!”这位男人慌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知道方旭要做些什么。

  现在不用说这位男人有些懵逼了,站在方旭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方旭现在会选择派遣手下将这位给镇压下来,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寻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本官此刻做些什么?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不出来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不出来呢?”方旭嘴角微微上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问道。

  “大人……大人……您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?!为什么小人听不懂呢?!”被束缚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子连忙慌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询问道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鄙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,随后才看着四周众人笑了起来。

  “不得不承认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演技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够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都无法让我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信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”方旭苦笑着说道,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众人其实也都愣住了。

  演技?!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为什么方旭此刻会如此说道呢?!

  事实上在方旭看来,其实这位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都有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情流露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关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提及到为什么杀死这位打手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位却找了一个烂借口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这种借口根本毫无可信度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对这位男子有什么了解吗?!

  这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方旭现在对这位男子不要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了,连名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不知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为什么就能够如此肯定这些事情呢?!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换做任何一个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必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完全不受控制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让这位打手头子明白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杀死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打手头子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这位小芳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,那么这位也会提醒打手头子。

  因为只有让这位打手头子知晓自己为什么要杀死他,那么这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为了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青梅竹马报仇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观这位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笑了。

  根本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打算让先前那位打手头子想起来,所以才会选择如此做。

  从先前那位打手头子临时之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当中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难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先前那位打手头子多懵逼了。

  可能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这发生了些什么事情,自己就莫名其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杀死了。

  甚至可能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芳两个字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虚构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不一定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让这位打手头子废话些什么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