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5 事情没有想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简单

25 事情没有想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简单

  从先前这位选择如此迫不及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杀死那位打手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这位产生了一些好奇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这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呢?!

  为什么要出卖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大来得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呢!?那么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自己前世看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谍战片当中,细作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得到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方旭也不排除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判断失误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选择询问这位事情缘由。

  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担心会误伤到了这位,也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其他人对自己感到心寒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要知晓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正需要不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扩充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势力范围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现在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归顺自己,当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方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自己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如果这些人无法全心全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自己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藏祸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抱歉了。

  自己可不会选择让这种潜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危险存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既然这里没有秩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秩序来约束所有人,那么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办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以铁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作出现在这些铁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来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对此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笑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还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起码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刚刚抵达南郡两日当中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名声就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四处传播了开来。

  尽管知晓自己名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本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疯子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要让所有人都畏惧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整个人都傻了眼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就没有想到方旭会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清楚。

  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打算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所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位男子对方旭产生了一丝畏惧,毕竟你无法对一个什么都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出手。

  那么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找死吗?!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蹲在眼前这位被控制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耳边低声含笑了起来。

  当这位男人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整个人脸色都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男子根本就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子,当然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自己看来。

  为什么方旭会对自己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清楚呢?!

  仿佛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完完全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剧本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就没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毕竟现在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位男子此刻眼神惊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“你为什么!”这位男子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男子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明白这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如何会选择告诉这位男子自己为什么知晓呢?!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微微上扬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屑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暴露无遗了。

  “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交代一下,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让你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”方旭站起身,询问这位男子起来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站在方旭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明显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谎了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,先前这位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大下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预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

  想到这里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崇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毕竟在秦素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些事情自己都没有察觉到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察觉到了,这难道还不够说明方旭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力吗?!

  而在其他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这事情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弟兄们看来,大概也只有方旭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了。

  “我说!其实…………额!!”这位男子还未说些什么,就已经瞪着眼神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随后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已经没有了气息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色变得有些凝重起来。

  因为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位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死亡绝对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然死亡,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杀。

  为什么方旭会如此觉得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然死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凑巧了点呢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这位男子如果打算自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这位男子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告诉方旭真相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人不希望这位男子说出来吧?!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。

  而现在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老鸨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吓傻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凝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秦素护在身后,而在秦素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自己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见到过不少次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唯独这一次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了站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后。

  毕竟以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,只能够选择一个人承担所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风险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方旭出现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秦素看来,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够躲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后呢?!

  对此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露出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神色看着方旭,方旭却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。

  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眼神眯了起来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思考一些事情,毕竟现在看来,事情远远比起相信当中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复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。

  “先送夫人回去。”方旭看着身旁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而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打算离开这里。

  毕竟在秦素看来,既然现在存在风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一起离开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拒绝了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见,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实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看看,现在眼前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些什么。

  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这些事情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谁有关系?!方旭觉得凶手应该还在这里才对。

  尽管不知道对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眼前这些事情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仔细看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既然对方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稍微给点面子才好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