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8 情商为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

28 情商为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

  当这位人贩子头目听闻方旭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昏死了过去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现在都想死了吧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弟兄们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却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过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在电视当中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些手段,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施展出来瞅瞅而已。

  这本身应该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过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!?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对付这种人贩子自己也算得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慈手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如果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估计现在都直接就抽死对方算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而方旭刚走出牢房中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方旭走来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此刻手边上牵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羞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女孩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呢?!

  看起来宛如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瓷娃娃一样,让人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看两眼。

  “现在怎么样了?你没有什么事情吧?!”秦素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,毕竟先前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秦素都从下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口中知晓了。

  也明白了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瞒着自己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也明白。

  如果自己当时在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束手束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且在秦素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难道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什么吗?!

  秦素并未产生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感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在意自己,所以才会选择让自己先行离开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道自己不在乎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吗?!这让秦素此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死好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自己看来,自己也许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忽略了方旭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了。

  原本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自己不会对方旭产生任何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秦素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有些高看了自己。

  自己现在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旭产生了不应该出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感,而且这个情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影响到了秦素对待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。

  “为什么先前不直接告诉我,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着想?!”尽管秦素先前在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,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不要和方旭说这种事情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看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始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控制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感。

  听闻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质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毕竟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秦素会询问自己这种事情。

  “我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。”方旭有些尴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摸着鼻尖说道,毕竟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自己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表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自然了。

  结果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秦素看出来了,一时间只能够本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答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质问。

  当秦素知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之后,并没有继续纠结下去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随后也没有多少些什么,带着身旁宛如瓷娃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女儿就朝着远处走去。

  这点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愣住了,显然方旭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,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情况呢?!

  到底自己现在该说些什么才好呢!?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情还不错啊!?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毕竟如果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情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现在怎么可能一蹦一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而跟着方旭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弟兄们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到了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景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时间一个个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毕竟在这些弟兄们本身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一次见到秦素如此模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说不吓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且先前秦素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明显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受到了秦素嘴角微微上扬起来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根本不知道,秦素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生气了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心呢?!

  毕竟对于女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方旭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懵逼。

  其实这也不能够责怪方旭,毕竟在方旭看来,自己当初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荼毒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自己也就不会如此了吧?!

  当年方旭大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可以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学校草级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迷妹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当时平均每天都有迷妹送上门来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都一一拒绝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母亲告诉方旭,现在还太小,如果谈恋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对未来多不好呢?!

  而且未来会发生些什么事情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所以让方旭拒绝了这些人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没有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母亲拆散了。

  美其名曰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自己着想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得对于女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多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兴趣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考上了研究生之后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母亲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不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劝说方旭起来,让方旭赶紧找一个女孩子结婚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让自己不要谈恋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母亲,现在让自己结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母亲。

  这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意思呢?!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导致了方旭对女性产生了一些畏惧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产生了恐女症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这样子,方旭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女孩子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思考些什么事情。

  大概这种思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式,在女孩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死直男了吧?!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想说,这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死直男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根本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女孩子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些什么事情呢?!

  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方旭根本不知道秦素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生气呢?!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心呢?!

  甚至还未等到方旭分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就带着小女孩离开了这里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后来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秦素现在还要问吗?!

  当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心啊!?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惜方旭根本不知道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想到这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弟兄们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在这些弟兄们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对于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似乎很懂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于秦素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窍不通呢?!这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急死个人了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智商难道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智商,没有点情商吗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