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们如何知晓,方旭其实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希望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不过还未等到方旭此刻追上去,身旁就有弟兄低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耳边说了些什么。

  “世家子弟?!哪一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”方旭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低声询问道,毕竟在前往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。

  方旭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,也知晓了一个存在于朝堂和百姓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而世家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朝堂和百姓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结合而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能够得到朝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待遇。

  而且要知晓,在一般百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中,这些世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宛如朝堂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,能够让朝堂都畏惧三分。

  可以说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个大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三方势力。

  并且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恶不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混混,当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一般小混混要高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子弟找到自己有什么事情吗?!

  尽管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一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子弟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子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招待一下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随后站在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人带到了中庭当中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这位弟兄有些刮目相看了。

  竟然能够提前知晓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这点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有了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降低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烦。

  起码什么事情都已经提前帮助方旭思考好了,也算得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贴心小助手了吧?!

  当方旭来到中庭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友好起来。

  毕竟此刻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世家子弟坐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位置上,看起来好似这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家一样。

  这多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不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拉住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衣角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提醒方旭,不管对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,也都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能够招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子弟为什么如此目中无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了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考虑了一下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子弟。

  “敢问阁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”方旭看着坐在首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少年问道。

  “我家少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名讳,如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一个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九品芝麻官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”站在这位少年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厮有些不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听闻小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笑了起来。

  “如果不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本官如何知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”方旭嘴角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言语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言而喻了。

  “在下名杜,字亮,乃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杜家嫡系子弟。”杜亮制止了身后小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而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  在南郡当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四家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分别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赵钱孙杜四家。

  而赵家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堂有大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撑,钱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钱粮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掌控手中。

  孙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较凄惨了,比起其余三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足为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孙家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码头活。

  码头活在其余三家看来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下九流才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这码头活当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般人能够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一点本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做码头活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找死。

  而且现在这些人还未察觉到码头活当中蕴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商机,如果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羡慕死吧?!

  至于这个杜家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个南郡各大赌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总当家。

  说白了,其实摹疽邮⑻菩∠喙肯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头蛇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家为首。

  毕竟赌场黑白两道都要有人脉,否则怎么可能生存下去呢?!

  而杜家还成为了整个南郡赌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总当家,自然也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蕴如何。

  杜亮还刻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明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嫡系子弟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嫡系子弟具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和权利,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旁系子弟能够比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,现在杜亮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我介绍,其实就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在其中。

  “哦?原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公子,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久仰大名,不知道找本官有什么事情吗?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说道。

  尽管方旭嘴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说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。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先前自己遇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南郡当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之后,一个个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粘着自己。

  谁敢忽略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和身份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此刻却冷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。

  难道说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厉害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方旭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为什么会露出这种眼神来呢?!

  毕竟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种眼神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有些不舒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敢如此看着自己了吧?!

  一时间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气急败坏起来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有些不在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。

  如果说其他人担心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说白了,杜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最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黑帮组织,自己本身代表着朝堂。

  杜亮敢动自己?!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敢动自己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敢在如此光明正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自己下手吗!?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秦素那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可能都比起杜家牛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毕竟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南郡当中称王称霸,怎么可能和秦素这些在外厮杀打拼,具备血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相提并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格呢?!

  所以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也懒得理会杜亮。

  毕竟方旭现在满脑子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当然更加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秦素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女孩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呢?!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这样子,导致了方旭现在根本就懒得听杜亮在这里吹嘘自己家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厉害。

  “杜公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有什么话就直说吧,废话就没有必要说了。”方旭有些不耐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