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“杜公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有什么话就直说吧,废话就没有必要说了。”方旭忍不住打哈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而此刻正在侃侃而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抽搐了起来,毕竟在杜亮看来。

  方旭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无视啊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侮辱!

  “你现在什么态度?!你知晓我杜家多厉害吗?!”杜亮指着方旭质问道。

  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质问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笑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找错人耍威风了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在自己面前摆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以,起码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杜亮来吧?!

  其他人可能畏惧他杜亮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一点都不在意这些事情。

  “杜家厉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厉害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我有什么干系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!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杜公子打算对本官做些什么!?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质问之后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方旭现在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自己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时半刻回答不上来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方旭和自己以前见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根本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我不敢动你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敢!”杜亮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气着了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也没有忘记如果自己现在说些什么威胁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方旭对自己下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理所当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官府当中,而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家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一点底气,毕竟方旭比起杜亮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狂。

  “随便吧,如果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说这些废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请杜公子回去,其次本官也要告诉杜公子一件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本官很讨厌被人指着,如果你再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不要责怪本官不给面子了。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说道。

  尽管方旭此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眼神当中却充斥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冷色。

  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如果现在杜亮依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识好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对杜亮下手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杜亮一时间也不知道做些什么好了。

  因为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了。

  方旭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动怒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自己却一点都不清楚。

  不过杜亮也不敢招惹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满,毕竟说白了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光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怕穿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面对杜亮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畏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却无法做到这种程度。

  “算你狠!”杜亮说罢就打算离开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悠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挡在了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前。

  “你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?!”杜亮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,一时间竟然有些没有底气了。

  “本官打算做些什么?本官好奇杜公子打算做些什么才对吧?!按照大唐律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规定,威胁当朝官员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惩处,不知道杜公子可否知晓呢?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杜亮一时间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毕竟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怎么可能知晓这些事情呢?!

  甚至有可能大唐律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东西,杜亮都不一定知晓吧?!

  方旭看着眼前一副茫然看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,忍不住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摇了摇头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那些官员胆子小,根本不敢和这些世家作对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又如何会让这些世家变成现在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肆无忌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“威胁当朝官员,关押十五日,并且责棍三十,不知道杜公子做好准备了吗?!”方旭笑着说道。

  “什么?!责棍三十!?你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打我咯?!本公子倒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看!今天谁敢动手!”杜亮张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笑了起来。

  “好吧,既然杜公子要看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本官也就成全了吧,来人啊!”方旭拍了拍手说道,而暗处等候多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窜了出来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此刻穿着衙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服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当真还以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呢?!

  而杜公子如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这几位弟兄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手呢?!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压在了地上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持责棍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,并且告诉杜亮,自己可不会下手太重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自己能够安心点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实上,方旭下手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。

  可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根本不管此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天喊娘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视杜亮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咒骂。

  反正杜亮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咒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下手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狠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划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杜亮好似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过来,最终也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瞪着方旭,却也没有说出来些什么话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反应过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此刻已经有些哭腔了。

  想想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明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张狂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细皮嫩肉。

  如何遭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方旭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责棍呢?!而且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足了力气。

  “一个大老爷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有什么好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这点苦都吃不了?!”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鄙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趴在地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说道。

  “我就哭!我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吃你家大米了啊?!你让我不哭我就不哭啊!”杜亮抬起头不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看着此刻杜亮梨花带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方旭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舒服了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扫兴了。

  毕竟方旭可不喜欢看他人流泪,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人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人。

  而且在方旭看来,杜亮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具备了世家子弟都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臭毛病罢了,也不至于杀了吧?!

  所以现在打也打了,那么就放了杜亮回去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杜亮一个教训。

  起码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让整个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明白,自己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怕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千万不要给自己来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马威。

  毕竟比起下马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在方旭看来,这些世家似乎还不够资格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