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当杜亮离开了中庭之后,弟兄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前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位人贩头子说出来一些内容了,不过这些内容在这些弟兄们看来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有些毛骨悚然起来,而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这张摁了血手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公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眼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眯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差点没有控制不好力道,直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公文撕毁了。

  “现在人怎么样了?”方旭将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公文放在了一旁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了口浊气。

  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众位弟兄们问道,而众位弟兄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支支吾吾起来。

  “有话就直说!憋着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憋出个屁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”方旭有些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拍着桌子质问道。

  显然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情也不算太好,毕竟被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张公文弄得。

  毕竟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真没有想到,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后藏着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环节。

  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,为什么当初无法打压下来呢?!

  当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打压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因为当初那些县官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参与其中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些县官还成为了这些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屏障!

  保护这些人不会被上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调查到?!而这些人相对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予一些好处!

  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先前那些人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!如果现在没有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也想看看,这些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颜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

  如此没有人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

  “弟兄们看到了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气愤,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出气。”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有些愧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显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自己现在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方旭增加麻烦了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此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口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这些弟兄们应该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分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只要不要给自己弄死就好了,毕竟这位既然都承认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用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,当自己看到眼前这些公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其实自己当场就差点暴走了起来,毕竟这种人在方旭看来。

  活下来简直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浪得资源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污染而已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有用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让这些人明白一下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怕程度。

  想到这里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血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来。

  “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该怎么办?”弟兄们看着方旭问道,显然现在都承认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。

  秦素不在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弟兄们也就习惯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称呼方旭一声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在这些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手狠辣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符合这些弟兄们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口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一个个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意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方旭也没有说些什么。

  毕竟方旭觉得,这些事情能够自己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当然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方旭打算抢走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现在稍微借用一下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想来秦素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介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当然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介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本身秦素其实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喜欢一直当着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姐头,自己也希望能够相夫教子。

  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满足了秦素一直以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梦想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感谢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为什么,在方旭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强硬了起来。

  也许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秦素不希望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在撒娇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些什么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期待秦素撒娇了吧?!

  不过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放在了一旁,毕竟有些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自己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这位人贩头子承认了不少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现在不去请对方来喝杯茶做什么呢?!

  反正在方旭看来,前几日打扫县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派遣弟兄购买了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茶叶,看样子应该有适合这些人品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想到这里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起身,就打算带着众位弟兄们前往抓人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刚刚站起来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弟兄给摁了下来,这点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懵逼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知道这些弟兄们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做些什么呢!?难道现在都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吊炸天了吗?!

  都敢光明正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对自己了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弟兄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需要方旭去抓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抓人这些事情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他们去做吧!

  反正在他们看来,抓人还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吗?!

  那么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们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现在做些什么呢?!

  难道自己现在就看热闹吗?!这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好吗?!

  而这些弟兄们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让方旭看热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在这些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一个很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方旭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要方旭陪着秦素一下。

  毕竟正所谓小别胜新婚,现在秦素和方旭刚刚成婚没有多久。

  方旭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忙碌这些事情,怎么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合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弟兄们看来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懂得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寂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毕竟现在这些弟兄也没有办法装作看不见。

  此刻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牵着小女娃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掌,径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后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不知道罢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弟兄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到秦素那双要杀死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了,难道还有什么比起这个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吗?!

  这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了吧?!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双眼现在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些弟兄们。

  如果现在不自觉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责怪自己了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这些弟兄此刻会在方旭面前这般说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方旭很快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毕竟眼前这些弟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,方旭也不傻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猜测出来一些。

  既然能够休息一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工作狂莫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放手了。

  得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之后,这些弟兄这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