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原来先前方旭让张三和众位弟兄们请那些相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来衙门喝茶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张三和众位弟兄抵达相关人员府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还未等到张三和众位弟兄开口,这些人却先动起了手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将众人给打了出来,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三和众位弟兄都没有料想到这点。

  而此刻等到他们回来打算带上家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撞见了回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。

  没有办法,只能够将事情告诉给了方旭。

  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这些世家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南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盘了吗?!

  竟然敢殴打衙门中人?!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自己不存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怎么着吧?!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秦素带着方夙先行回去歇息一番,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带着张三和众位弟兄去看看。

  秦素本身也打算一起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制止了秦素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秦素,既然现在自己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这些事情交给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人来处理。

  难道秦素不相信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人吗?!听闻方旭这般说道之后。

  秦素也没有办法说些什么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嘱咐方旭注意安全,而方旭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不过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回去拿了一些东西带在身上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。

  竟然如此快就要用到这样东西,不过这样也好。

  起码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还没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也算得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威慑一下他人。

  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众人浩浩荡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那些相关人士所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走去。

  在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领之下,方旭等人很快就抵达了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。

  路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张三,为什么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伤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而后面随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原来先前动起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冲在了最前面,所以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伤害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让方旭有些哭笑不得起来,毕竟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张三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战斗力都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为什么要如此呢?!

  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之后,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既然现在方旭选择将这些事情交给自己来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信自己。

  而且既然这些弟兄们跟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弟兄们顶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试问自己如何对这些弟兄们一个交代呢?!也没有办法给方旭一个交代。

  所以张三决定身先士卒,这点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方旭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为什么张三能够在南郡生存下来了,毕竟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性格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适合当官。

  如果张三当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方旭看来,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风生水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谦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不敢自夸,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在方旭身边多学习点,张三就觉得足够了。

  听闻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笑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张嘴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自己都厉害啊!

  不过现在抵达了对方所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没有打算在嘻嘻哈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而此刻对方府邸门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侍卫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出了张三等人。

  “哦呦?!你们竟然还敢来?!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怕死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怎么着?!”这些侍卫嘚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等人质问道。

  “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点意思啊?!”方旭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侍卫笑着说道。

  “小子!你笑些什么?!找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”这些侍卫挑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这些侍卫说完之后,方旭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弟兄眼神变得不友好了起来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三眼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友好了起来,显然先前这些侍卫侮辱自己等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关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现在侮辱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在这些弟兄们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能够忍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弟兄们看来,现在只要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声令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等人今天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知晓桃花为啥朵朵开了!

  “我要见你们家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就说方县令要将他!”方旭微微皱了皱眉头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侍卫说道。

  “方县令?!你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什么东西?!”这些侍卫张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看样子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狂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长时间了。

  方旭也能够感受到自己身后这些弟兄们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也就不打算客气什么了吧?!本身方旭来这里也就没有打算讲道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掌嘴!”方旭一声令下,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瞬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窜了出去。

  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控制了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侍卫,而有些侍卫还打算挣扎一下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直接见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侍卫一个个也都瑟瑟发抖了起来。

  毕竟这些侍卫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强王者罢了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仗着背后有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撑。

  所以才能够做到如此目中无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这些侍卫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清楚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侍卫,根本没有打算理会这些侍卫此刻眼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惊恐。

  “掌嘴!”伴随着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些弟兄们疯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抽打眼前这些侍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巴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让这些侍卫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巴都溢出血渍来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命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这些弟兄们也没有打算停手,当然现在也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甚至相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在这些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可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都希望杀了这些侍卫就好了。

  毕竟谁让这些侍卫先前开口说出那般话来呢?!既然说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承担相对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责任吧?!所以现在这些弟兄们下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狠辣!

  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往死里抽打眼前这些侍卫,而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等待,等待这些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出来。

  如果不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等下事情就不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简单解决了吧?!

  想到这里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这些已经快昏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侍卫起来。

  “既然决定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不要责怪本官了!给我抄了!”方旭笑着说道,众位弟兄早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迫不及待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