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41 下马威?谁不会啊!

41 下马威?谁不会啊!

  既然眼前这些山贼马匪打算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一定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先前对自己有所了解吧?!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自己过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对于消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掌控能力,远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自己之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在周遭发生了什么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这些山贼马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第一时间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这些山贼马匪知晓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这些山贼马匪觉得自己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令,所以吓唬一下,也就会被吓尿了吧?!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那些县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被这些山贼马匪吓尿吧?!

  毕竟这应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惯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,方旭现在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为什么秦素选择跟着自己来了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所以打算帮自己找场子!

  想到这里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暖洋洋起来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先前想到了好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现在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威慑到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既然这些山贼马匪给自己下马威。

  那么来历不往非礼也!自己也准备了一点小礼物给这些山贼马匪看看吧?!

  此刻这些山贼马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头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营帐当中等候方旭和秦素,尽管不知道现在秦素找他们有什么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缘故才这样,顿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山贼马匪决定了给方旭一个下马威。

  不过可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根本不知道,自己现在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方旭拿出火折子,此刻火折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火星还有些摇摇欲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秦素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秦素准备捂住耳朵。

  而方旭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弟兄们,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还未等到方旭说些什么。

  就已经一个个都捂住了耳朵,毕竟这些弟兄们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现在打算做些什么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为了试验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果。

  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这些弟兄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助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如何呢?!

  结果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这些弟兄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理阴影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都有些小腿打怵起来。

  毕竟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谁让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研发了火焰出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实际上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持着冷兵器时代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动了热兵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。

  现在枪械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难创造出来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炸弹这种东西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啊!?

  方旭从怀中掏出一块竹筒,这让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都有一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方旭现在打算做些什么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将火折子接触到导火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下一秒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高空丢掷了出去,随后果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捂住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耳朵。

  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脸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方旭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呢?!

  方旭脸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坏笑,先前好奇方旭此刻在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跟着方旭丢出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竹筒看了过去,下一秒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山贼马匪这辈子都难以忘记。

  整个天空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出了颤抖,而剧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爆炸声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山贼马匪一个个蹲在了地上。

  甚至更有甚者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抱著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脑袋,毕竟都认为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天爷发怒了。

  而原本坐在营帐当中打算看方旭笑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头领也都被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了出来,不过还要人搀扶着。

  看样子先前吓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不算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啊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方旭看着在场瑟瑟发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众人,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笑容来。

  其实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吓到了,毕竟在秦素看来,这种声音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打雷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打雷都要吓人好吗?!以往打雷闪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很遥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都让人有些心慌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这爆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音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近在咫尺,给人带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震撼更深了一些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秦素都有些受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方旭有些歉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秦素。

  显然方旭也明白,秦素应该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自己吓唬到了,连忙歉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道歉了起来。

  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这些山贼马匪头子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脸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雷暴声音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弄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弄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又有些滑稽了吧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如何了解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这些人现在能够不理会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哄一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夫人自己不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到时候谁来哄呢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所以方旭现在根本懒得理会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,直到秦素不生气了为止。

  其实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好意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此刻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和方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时,秦素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享受这种感觉。

  毕竟试问谁不希望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夫君这般在意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受呢?!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也不例外吧?!

  而方旭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弟兄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和秦素,其实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习惯了。

  毕竟方旭和秦素有事没事最喜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撒狗粮,这当真不把单身狗当狗啊!?

  不过现在秦素不生气了之后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之后。

  看着眼前这些受到惊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马匪头子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我介绍了起来,而听闻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弄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这些山贼马匪头子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在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看来。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有神仙才能够做到吗?!

  想到这里,一个个都对方旭敬畏了起来。

  不得不承认,方旭这一手下马威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无法承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啊?!

  就不要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人了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其实也都被爆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音吓到了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