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42 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要求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威胁!

42 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要求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威胁!

  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秦素走入了会议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营帐当中,而这些山贼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谦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到方旭进去。

  毕竟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在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眼中,其实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神仙差不多了。

  毕竟常人怎么可能做到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呢?!

  只能够说所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火药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盛行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好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不一定吓唬到这些山贼马匪头子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吓唬到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一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管现在做些什么,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带着节奏走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这种感觉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容易让方旭进入状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方式。

  方旭直接开门见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些山贼马匪头子,自己此刻找到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。

  当听闻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过路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找到自己等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山贼马匪头子其实有些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纠结了起来。

  毕竟这些山贼马匪头子,先前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不少好处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那些富商,尽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南郡百姓克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啊?!

  不过在方旭看来,其实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明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如果对这些山贼马匪头子不客气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到时候发生点什么事情,也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富商能够控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吧?!

  其实摹疽邮⑻菩∠喙壳些富商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中间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了吧?!

  而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头子,自己现在要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过路费。

  其实这些山贼马匪头子收取一些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这些山贼马匪头子下面那么多手下要养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不赚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用什么养呢?!

  而且这些山贼马匪头子收了钱之后,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了相对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来了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算得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职业操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毕竟诚信为本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听闻方旭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山贼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下一句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山贼马匪头子心再次提起来了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告诉这些山贼马匪头子。

  虽然自己能够理解他们收过路费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价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高了点呢?!

  当听闻方旭这句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如果这些山贼马匪头子还不明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可能这些山贼马匪头子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白活到现在了吧?!顿时一个个表态了起来。

  其实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一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现在这些山贼马匪头子都不会理会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在方旭身旁坐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,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傻了眼了。

  原本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位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要加一个位置,那么谁敢说不呢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秦素现在完全被方旭给震撼了,毕竟在秦素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头子,自己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打过交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打过交道,所以秦素知晓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烦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方旭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动了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现在谁都没有反对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些事情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秦素有些反应不过来了。

  当然现在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有人都赞同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见,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站出来反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根本没有资格分配,而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劝说了起来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在意这些事情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自己不怕方旭。

  如果方旭敢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让方旭等着瞧。

  说罢就站起身打算离开了,而这位走了之后,方旭并未说些什么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景。

  随后方旭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,有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样反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如果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离开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在场足足一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离开了这里,而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从一开始就支持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马匪头子。

  确定了下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之后,坐在方旭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淡定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意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拽了拽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衣袖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知道一样。

  “既然现在这些人不同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要性了吧?!你们准备准备接手这些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盘。”方旭站起身,扭动着脖颈,看着眼前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贼马匪头子说道。

  而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贼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

  如果现在按照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法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那些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贼马匪头子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反抗吗?!

  这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此刻方旭脸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。

  这些剩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贼马匪头子心中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产生了一些不友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。

  果不其然,下一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外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接二连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爆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音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走了进来,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许之下报告了情况。

  先前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贼马匪头子,已经全部阵亡!

  阵亡!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?!换一个形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部都伏法了。

  而眼前这些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贼马匪头子如何不知道伏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因为此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淡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笑,就好似这些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计划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样。

  计划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样?!难道说先前这些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准备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

  “难道……难道这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准备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”这些剩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贼马匪头子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“我说过,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要求你们去做我要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,毕竟我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善男信女,你们同样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已经瑟瑟发抖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瞪口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众人说道。

  此刻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定之后,在场众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背后发毛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庆幸自己先前没有离开。

  毕竟谁能够想象到,自己距离死亡其实只有一步之遥呢?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