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此刻在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山贼马匪头子一个个都汗流浃背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瘫坐在椅子上。

  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了气力,毕竟现在小腿一直在打怵。

  按理来说,这些山贼马匪头子应该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见过大场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才对吧?!

  现在就直接吓到了?!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夸张了点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在秦素看来,眼前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现在都有些心惊胆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秦素听闻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当时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,为什么先前方旭要让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人手一个竹筒。

  看来方旭先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这场会议之上,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有人打算反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马匪头子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看了方旭,显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低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。

  其实稍微聪明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得出来。

  方旭先前那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马威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警告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眼前这些山贼马匪头子,自己手中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如此可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存在。

  你们最好都给我小心点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意思吗?!

  只能够说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有人都能够反应过来,而方旭先前安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弟兄一个个都双手颤抖起来。

  显然先前那些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马匪头子,全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丧命在了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。

  此刻手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颤抖,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被吓到了。

  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激动啊!试问一个竹筒就直接灭了一般人,这换做谁不激动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这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意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等到以后资源够了。

  到时候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玩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不过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这些瘫坐在椅子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马匪头子,而在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看来。

  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哪里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人呢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先前小看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都收了回来。

  方旭此刻展现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霸道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山贼马匪头子有些畏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实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谢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因为先前方旭打算集合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面对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只有你比起对方更强势,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狠辣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你根本无法征服对方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,方旭已经展现出来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狠辣和强势了。

  不配合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也就没有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价值了。

  “现在应该都明白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了吧?!那些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盘你们自己瓜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希望你们能够听从我夫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遣。”方旭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眼前这些山贼马匪头子一个个都连忙点头起来,现在不要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从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调遣了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让他们归顺,可能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话不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毕竟这些山贼马匪头子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实力强悍后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怕死了。

  根本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那种敢死敢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了,更何况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以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你敢死敢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威慑到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和对方同归于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面对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山贼马匪头子根本就没有了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猛。

  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,也不敢好吗?!

  先前那些被方旭给灭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贼马匪头子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对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警告而已。

  就好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这些山贼马匪头子,如果他们不乖乖听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到时候自己也能够简简单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灭了他们,而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用思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这点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有些绝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身带着秦素离开了这里。

  毕竟方旭想来,这些山贼马匪头子应该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耍花招了吧?!

  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白了方旭一眼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有些无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现在都如此对待眼前这些山贼马匪头子了,试问谁胆量敢和方旭对着干呢?!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怎么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听闻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  随后方旭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秦素朝着南郡回归,坐在马车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方旭先前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弄出来些什么呢?!而马车外护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似乎还沉浸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激动当中。

  “夫君,你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了什么手段呢?”秦素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眼神柔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大概也就只有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秦素才会展现如此女性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面吧?!

  听闻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拿出了一个小规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鞭炮。

  其实在方旭看来,这鞭炮和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炸弹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随后当着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点燃了之后,朝着远处丢了出去。

  只听到了很小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爆炸声,方旭便告诉秦素,其实先前自己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大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而已。

  这当真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秦素也明白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自己听不懂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秦素从小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舞刀弄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一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理解能力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没有选择嫌弃秦素。

  毕竟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家媳妇啊!自己皮痒了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还敢嫌弃了不成?!

  不过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乏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躺在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腿上,尽管秦素有些娇羞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没有选择拒绝。

  看着方旭此刻满头大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秦素其实摹疽邮⑻菩∠喙寇够想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其实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紧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事实上,方旭先前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慌得一批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没有选择表露出来。

  而且方旭其实手中炸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品很少,毕竟时间太短暂了点。

  不过好在这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胆量都不算太大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到时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可能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了,先前演示给秦素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鞭炮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身上最后一个了。

  其实先前方旭和那些山贼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空手套白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行为。

  如果说不紧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骗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否则方旭现在也不会如此了吧?!

  不过结果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满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手了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