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48 记住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

48 记住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

  不过不得不承认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在这些富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学习到了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尽管方旭对这些富商其实没有多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感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不代表方旭现在不尊重眼前这几位富商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自己先前还天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自己能够对付一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天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可笑了啊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而眼下这几位富商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教导了自己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觉得,如果自己要对付那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变得比起那些世家更狠才可以,而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几位富商斩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到了。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来督促方旭了。

  毕竟时间马上要错过了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在听闻一些事情。

  不过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时间如果再拖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可能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太适合了,而这几位富商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然没有了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紧张和不安。

  此刻给方旭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解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,毕竟在这几位富商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先前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畏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畏惧死亡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要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说不害怕,那么全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说着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和方旭闲谈当中。

  这些富商们也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心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安诉说给方旭听了,之后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紧张了。

  而且在这些富商们看来,方旭既然说要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照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欺骗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应该还没有这个必要性吧?!

  而且现在他们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相信方旭,所以现在能够慷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赴死。

  方旭并未选择去执行斩首,只要让在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三代劳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坐在椅子上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想一些事情。

  不过随后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最终送这几位富商一路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嘱咐了张三一些事情。

  既然此刻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马匪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张三给予这些富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眷一些盘缠。

  当然不能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少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保证衣食无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并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盘下来几座小茶馆,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这几位富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答复了吧?!

  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方旭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吧?!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做,这些事情当真又有谁知晓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并未发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样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过了呢?!

  那么试问自己和那些禽兽不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有什么区别呢?!自己起码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人。

  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一次见到方旭动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一时间也不敢说些什么了。

  毕竟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一次见到方旭动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。

  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有些畏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张三看来。

  很显然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警告自己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方旭如何说了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去做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随后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忙点了点头,而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亲自出现在了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面前。

  这些富商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疑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富商看来。

  方旭先前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到困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为什么现在还选择出来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看到方旭脸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富商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笑容。

  这看起来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奇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富商都要死了,怎么可能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呢?!

  而下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了一些事情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忙让自己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去做了些事情。

  不过这些事情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看在眼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方旭如何不知道现在这些世家打算做些什么呢!?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世家看来,这些富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眷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绝对不能够活下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因为他们知晓太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如果暴露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得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什么人能够永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守住秘密呢?!那么只有一种人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死人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让这些世家失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自然不可能让这些世家得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富商被斩首了之后,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恍然起来。

  因为在这些百姓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从未想到过这种做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发生在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。

  而且和自己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模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了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方旭选择斩杀了这些富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他们该怎么办呢?!

  一时间整个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世家看来。

  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方旭如何能够稳住局面呢?!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世家当真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看了方旭。

  这大概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家和这些世家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区分了,或者说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区别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当杜亮听闻方旭打算杀死这些富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杜亮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猜测到了结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却根本不知道,这点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距所在了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如果这些世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杜亮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可能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脑壳疼了吧?!而现在方旭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在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有人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已经解决了那些马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在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有人。

  既然百姓们希望得到保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钱财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些百姓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沮丧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方旭现在不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铲除了这些富商,而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取而代之了吧?!

  心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鄙夷了起来,毕竟这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如此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百姓,自己现在如何不知道这些百姓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呢?!

  毕竟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浮现在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上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宣布,从今日开始,过路费和官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价格,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服务却和先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模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