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54 疯子原来不止一个

54 疯子原来不止一个

  “所以,你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威胁我咯?”杜亮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在杜亮自己看来,这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新鲜了啊?!

  自己在南郡这些年,第一次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人给威胁了。

  而且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官职如此渺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芝麻官给威胁了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以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谁敢如此和自己说话呢?!也不打听打听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脾气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根本没有发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。

  “如果你觉得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威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威胁吧。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说道。

  听闻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顿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不过想到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其他人不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杜亮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接受了。

  “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吗?!”杜亮也不明白,自己现在为什么还要按照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步调来走呢?!

 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,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啊!?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杜亮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“如果你不相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不过你要知晓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你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我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疯子吧?!”

  “疯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可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你应该明白这点才对。”方旭继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显然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答复。

  没错!疯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永远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随心而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威胁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现在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试试就试试,毕竟杜亮也没有到完全不怕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程度。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到了自己这种层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其实往往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怕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那么你告诉我这些事情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?!”杜亮有些疑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好奇。

  好奇方旭现在为什么告诉自己这些事情呢?!这些事情和现在有什么干系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这其实认为有关系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认为没有关系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干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其实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你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看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杜亮。

  自己现在告诉杜亮这些事情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提醒杜亮一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那些世家家主眼中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不折不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子。

  并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具备了威胁到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子,试问那些世家家主会选择对自己下手吗?!

  这种得不偿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试问那些世家家主也都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白痴吧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做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他们心中不舒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能够做出来什么事情呢?!自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找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烦。

  毕竟那些世家家主也都明白,自己现在不能够逼迫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狠。

 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被逼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可怕,那些世家家主还赌不起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那些世家家主唯一抒发自己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渠道也就一点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各方面针对杜家,虽然可能杜家不怕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针对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再怎么说,被针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舒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如果此刻杜家和自己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些世家现在也只能够打碎牙齿咽下去。

  试问现在杜亮会如何抉择呢?!毕竟现在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失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杜亮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始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看了方旭啊!?果然方旭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到了结果也想到了过程。

  这大概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为什么和其他人不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所在了吧?!想到这里。

  杜亮觉得,自己先前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实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亏了吧?!

  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出了一个杜亮无法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处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不会对杜家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灰色产业下手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和杜家瓜分其他世家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灰色产业,不过方旭也不会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给这些世家一些甜头。

  毕竟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?!更何况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本身如狼似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呢?!

  所以说不给些好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剥削压榨这些世家。

  到时候也只有可能物极必反,而且现在方旭眼中。

  这些世家还有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要性,所以自然也就不会选择动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占据了六成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六成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两成到三成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给那些世家家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,其实方旭具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杜亮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杜亮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为什么那些世家家主会栽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自己为什么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手了。

  因为方旭现在这一手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漂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啊?!一手棒槌一把糖?!

  这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都没有话说了吧?!而且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这些世家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灰色产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合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充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拿出一部分好处给予这些世家,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得稀少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码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理化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缺少了那份提心吊胆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便宜了那些世家家主,这下子那些世家家主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话说了吧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现在看来,自己现在反正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服了。

  最终杜亮也没有办法得寸进尺了,并且杜亮也明白。

  这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暂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因为杜亮能够感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野心应该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能够满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那么试问到后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说不准能够带着杜家走上巅峰也不一定。

  这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场豪赌,而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押注在方旭这边。

  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杜亮对方旭多了解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可能对方旭一窍不知,而方旭对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杜亮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了这场豪赌,因为杜亮相信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判断。

  当然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根本不知道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如果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觉得,原来疯子不止自己一个啊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毕竟杜亮现在似乎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给传染了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