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56 士为知己者死

56 士为知己者死

  本身此刻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入夜了,南郡百姓都打算入眠了。

  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官府当中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坐在书房当中。

  身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披着一件外袍,而手边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为了自己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补汤。

  毕竟秦素现在也明白,方旭身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压力变得沉重了不少。

  虽然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为了方旭承担一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明显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既然自己能够撑得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然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来承担,这只能够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大男子主义在作怪了吧?!

  而秦素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扭过方旭,也只能够选择按照方旭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做。

  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嘱咐方旭两声之后,便被方旭强制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排回去歇息了。

  毕竟现在既然说服了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方旭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了不少。

  虽然说得到了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持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自己不精打细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到时候被杜家给买了,可能自己都傻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杜家数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这绝对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现在事情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稍微简单了一点,方旭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关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宗卷。

  尽管方旭先前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过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没有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仔细。

  现在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出现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错误,不过不得不说,现在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帮自己计算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庞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数据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和张三能够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正当方旭揉了揉眉头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外面有人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求见自己。

  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都什么时辰了!?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急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一般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现在来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出去查看一番,结果得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此刻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客气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让杜亮来到书房当中找自己。

  毕竟现在自己和杜亮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仇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了。

  现在自己和杜亮之间,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盟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。

  毕竟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现在杜亮不可能对自己不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防着杜亮呢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必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不过现在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现在为什么找到自己呢?!

  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事情要询问自己吗?!张三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方旭。

  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回避一下吗?!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摇了摇头。

  本身现在杜亮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盟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杜亮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资格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瞒着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让彼此之间产生不信任,这绝对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得知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许之后,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继续调查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宗卷起来。

  杜亮来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房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其实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到好奇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这么晚了还不休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杜亮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找麻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杜亮自己现在都没有休息,反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询问自己为什么不歇息?!

  这显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事找事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当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语气有些不友好之后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摇了摇头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自己现在自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找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事情和方旭商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听闻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事找方旭商量之后。

  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身就打算离开书房当中,毕竟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难道自己还没有点笔数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拒绝让张三离开了。

  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信张三不会背叛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让张三听一听应该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了楞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毕竟虽然杜亮不明白,方旭为什么如此相信张三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三告密出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对自己对方旭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到了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世家了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感想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!?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张三自己看来。

  现在方旭对自己如此信任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超越了张三自己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范围。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张三也明白方旭现在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很好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庆幸自己跟对了人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张三产生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冲动。

  毕竟张三以前在其他人手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根本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尊重都没有。,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张三明白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活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己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奴隶,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狗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人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方旭给予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张三自己看来。

  这些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希望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仅此而已。

  想到这里,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眶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混润了起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开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擦拭干净了,因为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自己让杜亮看到自己流眼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丢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子。

  既然现在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给方旭丢人了!

  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张三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句话就能够让张三产生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觉得,自己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想到这里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。

  方旭和张三此刻都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描述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和张三彻底反应过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其实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想到方旭和张三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