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57 疯子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

57 疯子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方旭和张三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毕竟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般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现在都觉得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。

  “能不能不用这种看疯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看着我呢?!”杜亮有些无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和张三问道。

  毕竟此刻方旭和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暴露了自己心中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明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任何人,可能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吧?!

  因为现在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打算将杜家押注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。

  并且以后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荣共荣一损共损了,这本身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事情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旭而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事才对吧?!

  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了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简单。

  既然能够得到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按理说方旭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心才对啊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反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因为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杜亮会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心吗?!这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

  在方旭看来,现在杜亮可能有两种可能性。

  一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另有所谋,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什么谋划,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告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当然方旭比较相信这种可能性。

  至于第二种可能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那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了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不知道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受到什么刺激了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直接询问杜亮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受到了什么刺激呢?!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受到刺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为什么杜亮会说出来这种荒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?!

  事实上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异想天开了点吧?!自己现在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官吗?!

  要知晓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种身份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入不了此刻这些连世家都不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睛当中。

  试问又如何能够入得了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中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方旭觉得杜亮现在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难道现在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那么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或者说杜亮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中了自己身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地方呢?!又或者说杜亮察觉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了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虽然自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选择相信方旭。

  既然选择相信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不管作出什么决定,自己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好了接受最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。

  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了。

  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自己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为杜亮疯了好吗?!

  这如果都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什么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沉思了起来,因为方旭忽然发现。

  事情似乎根本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“你希望我付出一些什么东西来得到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持?!”方旭看着眼前坐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问道。

  毕竟方旭觉得,既然自己现在要得到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杜家也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白痴吧?!怎么可能无条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支持自己呢?!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按照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来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好了自己身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潜质。

  那么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地方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希望自己能够为了他们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所以现在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彼此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直接说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而杜亮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微微上扬起来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现在和聪明人谈话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轻松很多啊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所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截了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自己现在选择押注在方旭身上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地方希望方旭能够帮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到他日方旭强悍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帮助自己夺权。

  夺权?!方旭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皱了皱眉头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到了先前那些富商所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家。

  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小分支罢了,不过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杜亮心中有些隐藏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感,而这些情感都不算太好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而现在不管怎么说,既然杜亮决定在自己身上下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个前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到自己强悍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吧?!

  既然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好眼下,而且如果等到自己强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那么那些世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成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阻碍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到时候一定会发生一些事情。

  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,这让杜亮有些担忧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可能不会答应吧?!

  毕竟这个想法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疯狂了一点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方旭现在答应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等到方旭强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难道就不怕方旭后悔吗?!

  或者说方旭单方面反悔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知晓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绝对不会反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杜亮如此觉得,所以现在杜亮才选择下注。

  不得不承认,现在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,多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疯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在其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轻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了声合作愉快。

  这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方旭现在答应了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求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杜亮和张三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,显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现在也疯了吗?!

  当然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张三一个人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都答应了,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呢?!

  反正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张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既然方旭都答应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不管能不能够做到,自己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义无反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持方旭走下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张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中形成了一份执念,而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份执念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之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道路上,帮了方旭大忙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