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58 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慑力

58 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慑力

  既然现在方旭和杜亮之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关系之后,杜亮也敢和方旭说一些心里话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可能方旭打算动这些世家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灰色产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成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概率很低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眼中。

  这些世家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灰色产业,可以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被这些世家吞噬了下来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世家交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只要这些世家愿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稍微捣乱一下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给方旭增加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麻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和张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看到方旭和张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之后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疑惑不解。

  难道现在这种话题很好笑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方旭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杜亮,自己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他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自己着想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实上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张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谈论到这种事情,而方旭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见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。

  那么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期待这些世家不规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快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方旭嘴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上扬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些什么事情,看样子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好了一切啊?!

  现在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等待这些世家自己主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进入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陷阱当中吗?!不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似乎没有其他办法了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可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因为在杜亮自己看来。

  万一这些世家都选择出手了呢?!那么到时候该怎么办呢?!

  杜亮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方旭现在等待这些世家捣乱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杀鸡儆猴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都动荡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该怎么办呢?!

  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指着杜亮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杜亮。

  只要杜亮站在自己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存在发生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。

  因为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给这些世家胆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只要杜亮在自己这边。

  那么这些世家当中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都造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下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真让杜亮有种云里雾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无法理解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截了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杜亮,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杜家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最强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盟友。

  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证了这些世家不可能捣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因为他们没这个胆量。

  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疑惑,方旭为什么如此确定这点呢?!

  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为什么现在方旭好似知晓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举一动呢!?

  反正现在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盟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打算藏着掖着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杜亮,其实先前他来到官府之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官府四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监视着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杜亮进入其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就消失了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?!

  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询问,只要稍微有些脑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回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上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杜亮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显然杜亮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这点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。

  难道说方旭算到了自己今夜会来他吗?!那么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可怕了点呢?!

  “难道你算到了我会来找你?!”杜亮有些惊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这种本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试问自己现在还当个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令呢?!这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吃罪不讨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官职好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自己会知晓杜亮会找到自己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推测当中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。

  毕竟现在自己都给出了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处了,只要杜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丧心病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和自己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没有想到杜亮会如此急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找到自己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杜亮会和自己说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只能够说,方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猜中了开头,而结尾也没有差多少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此刻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复之后。

  杜亮这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,毕竟如果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这种能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,到时候杜家被方旭买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可能还傻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方旭数钱吧?!

  而现在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为什么方旭能够知晓现在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了。

  毕竟现在杜亮得知了先前发生在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之后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推测出来这些事情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原来从一开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到了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吗?!

  所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方旭现在还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盟友啊!?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敌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杜亮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手呢?!

  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,先前方旭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送来了一份资料。

  当方旭看到这份资料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微微上扬了起来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身让张三也准备一下,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也准备一下。

  等下和自己见一见马上和自己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家主了吧?!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脸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现在好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难道现在有人也打算来见方旭吗?!而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书信递给了杜亮。

  当杜亮看到书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内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感慨了起来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慨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而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自己觉得,难道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慑力如此大吗?!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小看了自己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看了杜家在整个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了吧?!

  可以毫不夸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,杜家完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在南郡横着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只要杜家愿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完全能够吞了这些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稳定,方旭不会让杜家如此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毕竟现在南郡还不能够受到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破坏,这个平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破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破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等到方旭和杜家足够强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当然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说这些空话,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杜亮和张三朝着中庭走去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