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59 只有永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

59 只有永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当中,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记录了些什么呢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既然现在会选择监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方旭怎么可能不监视这些世家呢?!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天真了点呢?!而书信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监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送回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书信上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内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南郡当中。

  排除了杜家之后,一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十二位世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而现在这十二位世家家主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足足九位前往了县衙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呢?!可能不用说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这九家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杜家有合作关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可以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靠着杜家吃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得罪了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结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样子。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显而易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了吧?!所以现在得到了杜亮前往县衙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在联想到昨日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这些世家家主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。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世家家主多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。

  杜家怎么可能和方旭这种什么都没有人合作呢?!如果说杜家知晓方旭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王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了,杜家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不知道好吗?!

  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世家家主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杜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。

  杜亮如果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。

  而且从先前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上就能够看得出来,杜亮完全没有必要在这些世家家主面前演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要性。

  所以其实当这些世家家主回到自家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揣测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揣测方旭和杜家之间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关系,一个个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祈祷。

  祈祷什么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祈祷现在方旭和杜家之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关系都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这些世家家主看来。

  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视方旭了,毕竟让这些世家家主拿出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灰色产业。

  说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世家家主有些心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这有什么办法呢?!虽然方旭现在也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赶尽杀绝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这些世家家主留下了自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产业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知晓一点。

  如果这些世家家主靠着自家产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何有如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呢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自家产业根本无法满足这些世家家主日常开销。

  所以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得出来,这些灰色产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富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程度了吧?!

  如果现在这些世家家主将灰色产业交出来给方旭和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等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他人发财。

  这绝对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任何人能够接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家主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时离开了会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第一时间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派遣心腹看着方旭。

  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就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来报告消息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在这些世家家主看来,无异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灭顶之灾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世家家主看来。

  现在杜亮选择如此深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拜会方旭,如果说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找方旭麻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只有一种可能性了吧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家主绝对不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又能够做些什么呢?!虽然这些世家家主之间彼此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对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大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致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尽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对方旭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对杜家。

  虽然这些世家家主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无异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背叛了对方了吧?!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容易就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因为在方旭看来,这世上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没有永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朋友,只有永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。

  自己和杜亮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和张三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也都如此。

  只有自己还存在利用价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才能够继续存在下去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能够理解现在这些世家家主为什么会选择来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在杜亮面前展现自己。

  为了讨好杜亮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世家家主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如果抱住杜家大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保不准以后还能够喝到口汤呢?!

  如果现在自己还什么都不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其他人一定不会什么都不做。

  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这些世家家主彼此之间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了解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方旭现在才选择带着杜亮一起前往。

  既然现在这些世家家主都好奇,自己和杜亮和杜家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现在展现在这些世家家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让这些世家家主明白一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判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给自己弄出什么幺蛾子出来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现在既然能够借用一下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慑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毕竟能够免费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为什么自己要浪费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价值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!

  也不知道杜亮知晓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看待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有些觉得不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接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谈判能够顺利一些,而且事实上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在这些世家家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中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疯子而已。

  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条乱咬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狗罢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狗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子给这些世家家主带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并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家主无法抵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在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权势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些世家家主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尊严可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谢一下杜亮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现在来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威胁到这些世家家主,想到这里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杜亮感受到自己被方旭如此看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浑身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寒毛矗立了起来,因为在杜亮看来,方旭现在该不会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算计自己吧?!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过分了点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