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显然在这三家家主看来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

  究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益能够促使方旭连杜家都敢背叛呢?!不得不说这对于三家而言。

  宛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潘多拉魔盒一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让人向往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又让人有些畏惧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在三家看来。

  彼此都不傻,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多精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呢!?

  这其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利害关系摹疽邮⑻菩∠喙垦道方旭还无法把握吗?!从先前方旭斩杀那些富商就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方旭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这样认为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此刻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指染一些比起杜家还要强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物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导致了方旭能够对杜家全然不管不顾呢?!

  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三家也希望能够从中分杯羹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三家心中不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所在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家家主看来。

  当真不认为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如此好心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难不成会便宜了自己等人?!

  怕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未睡醒吧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三家为什么现在还要选择答应方旭呢?!

  为什么还要选择和方旭合作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家看来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看到了能够谋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谋取利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毕竟这三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商人起家,做什么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考虑利害关系大于一切。

  只要方旭能够给三家带来利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选择和方旭合作也不足为道。

  当然现在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好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三家也罢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自己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走钢丝,毕竟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三家。

  当真都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信誉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“既然现在合作了,不知道大人可否方便说道,大人意图些什么呢?”钱家家主看着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道。

  钱家家主天生一副笑面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模样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人都知晓。

  在这张笑面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颗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朋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脏了。

  “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啊!大人现在既然得到我们三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,难道不打算拿出点诚意来吗?”赵家家主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很显然,三家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致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和方旭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起码要知晓方旭打算做些什么事情吧?!

  “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说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出来,三位就没有后路了,不知道三位可否还要知晓呢?”方旭笑着说道。

  看似淡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句话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别有一番味道在其中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这三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皱了皱眉,都不知道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玩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玩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些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……,一时间三家家主都没有说话。

  显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等待彼此作出反应来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着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轻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抿了口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茶盏。

  不得不说,这雨夜果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热茶最为般配啊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“反正现在都合作了!大人都敢赌一把!老钱我什么都没有!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胆量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”钱家家主看着方旭笑着说道。

  当听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钱家家主开口之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而赵家和另外一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钱家家主,这毕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方旭先前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先开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不出意外,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赵家家主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钱家家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自己带来了一些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啊?!

  不过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让方旭看重钱家家主,毕竟有胆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多了。

  听闻钱家家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两家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收敛了脸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心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告诉给了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位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这三位家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上,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铁青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渐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汗流浃背了起来,因为在这三位家主看来。

  先前这三位家主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称号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疯县令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点疯而已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三位家主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现在怎么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呢?!

  现在在三家家主看来,方旭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彻头彻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子吧?!

  为什么现在三家家主会如此觉得呢!?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说出来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起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困难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匪夷所思。

  要知晓南郡周遭其实还有一个郡县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南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并且最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该郡县郡守和县令方面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南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呢?!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言而喻了吧?!

  而先前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派遣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打探清楚了对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细,对面除了四家之外。

  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没有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遭受压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严重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人敢说些什么,因为四家似乎和这些马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关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对该郡县产生了念头,而现在既然打算稳定下来南郡。

  然后南郡作为基础扩张开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南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要出去几位。

  而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三位家主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计划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棋子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试问,这三家家主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前往该郡县吗?!

  这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傻吗?!毕竟这三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蕴可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贸贸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往该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万一到时候吃瘪了怎么办呢?!

  这些问题,方旭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出了答复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会一手扶持这三家起来。

  并且能够让三家成为该郡县当中,不下于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而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三家家主看来,方旭疯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毕竟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,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宛如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吞噬四周郡县一般,这野心难道还不够说明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

  这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大逆不道了吧!?现在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先前方旭为什么说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了后路。

  很显然,如果这三家现在不和方旭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不顾一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毁了这三家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