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69 到底想做些什么

69 到底想做些什么

  其实此刻三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为什么要此刻找到三家呢?!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说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毕竟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家看来,现在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用常理判断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家前往县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,杜府当中。

  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坐在书房当中,听着身旁心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描述。

  显然先前发生在外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心腹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以说,整个南郡当中,如若杜亮希望知晓一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杜亮自己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了起来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这三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联系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!

  又或者说方旭找这三家做些什么呢?!难道方旭不知道杜家和这三家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吗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!?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杜亮此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皱了皱眉头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摆了摆手,让心腹先行离开。

  继续监视外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切动态,等到心腹离开之后。

  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眯着眸子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明白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?!方旭为什么要找这三家呢?!

  而且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续两次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杜亮还能够明白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两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能够理解了。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难道说方旭打算对杜家下手吗?!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方旭为什么要和这三家联系摹疽邮⑻菩∠喙控!?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盟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先前方旭也答应了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求。

  那么显然,现在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背叛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脑壳痛了。

  “方旭啊!方旭!你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呢?!你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谋划些什么?!”杜亮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皱着眉头起来。

  而此刻方旭自然不知道杜家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也不知道杜亮此刻说了些什么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杜亮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自己找了这三家两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监事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现在能够监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还有谁呢?!九家根本没有这个胆量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有杜家了,显然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。

  按照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,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现在杜亮对自己不放心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自己现在对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不建议杜亮知晓自己现在打算做些什么事情,甚至可以说。

  方旭现在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杜亮知晓,因为杜亮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自己和杜家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绑起来了,到时候杜家不可能对自己做些什么事情。

  不过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三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事实上,方旭找到这三家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事情告诉这三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其次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让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世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这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找了这三家两次。

  至于这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?!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方旭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在其中。

  现在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说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有些事情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到后面时间到了在揭开谜底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刺激吗?!方旭现在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跳,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看,到底有没有人敢和自己玩。

  而三家态度比起先前要好多了,毕竟三家现在既然都明白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跟着方旭做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谦卑一点。

  毕竟三家未来会如何,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念之间。

  这种转变,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三家有些不习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三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。

  自己现在不喜欢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总会有一天自己会习惯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位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三位。

  自己现在再次找三位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现在打算给三位介绍一下。

  当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秦素介绍给了三位家主,毕竟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前往汴州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代理人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这三家能够和秦素之间合作愉快,如果发生点不愉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这应该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家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

  其实现在,方旭威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重了。

  其实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前往汴州。

  那么自己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懒得威胁这三位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此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,那么方旭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放心。

  毕竟秦素虽然手段了得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思上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,方旭选择让张三跟着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边。

  毕竟比起狡猾来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张三绝对不在自己之下。

  自己也希望张三能够把握这次机会,张三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这次机会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要程度。

  自己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否跟着方旭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远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这次机会了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家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介绍之后,钱家家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随后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愉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秦素握手了起来,而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两家虽然不明白现在钱家家主为什么如此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跟着做了,而随后讲述了一番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了明日一起前往汴州。

  现在让三家回去准备一下,而三家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等到离开了县衙之后,赵家家主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满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赵家家主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让一个女人前往汴州,这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不起他们三家好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另外一家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到钱家家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复。

  显然现在选择以钱家家主为首了,而钱家家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钱家家主察觉到了一些事情,也正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让一个女人前往汴州。

  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方旭对汴州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志在必得了。

  “你们可否知晓刚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位女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?!”钱家家主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两家问道。

  两家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摇了摇头,毕竟两家对于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面。

  “那位女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夫人,正房,而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也很清楚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我们,如果让他夫人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我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倒霉了,这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能够做出这般判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键。”钱家家主笑着说道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