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77 什么骚操作?

77 什么骚操作?

  毕竟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点委屈啊!?

  如果站在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角度想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蛮委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钱财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杜亮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现在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支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杜亮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方旭不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激杜亮吧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杜亮一点尊重都好吧!?

  而现在不要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尊重了,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杜亮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挡箭牌来用啊!?

  更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还不能够挣扎,只能够选择老老实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排来。

  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窝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杜亮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白了方旭一眼。

  而方旭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现在杜亮想些什么,仔细想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打算说些什么了,毕竟不管怎么说,自己也都有些不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马车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着汴州附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山寨而去,而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安插在汴州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已经将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马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址给予了自己,而这些马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址。

  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式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奇葩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街小巷当中。

  你随便询问一个人,都能够从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口中知晓这些马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窝在什么地方。

  而且这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实有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这些汴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马匪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将地址公告出来。

  如果有需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主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找到他们吧?!

  不得不说,这些马匪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胆量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吓人啊?!

  不过方旭也能够明白,正所谓胆量越大,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多吧?!

  此刻方旭和杜亮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抵达了第一家山寨当中,而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热情好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待了方旭和杜亮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和杜亮有些意外,这些马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都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都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客气了?!不过方旭和杜亮也没有说些什么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派遣下属从这七千五百两白银当中取出来五百两白银,放在了这位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色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和杜亮都觉得有些奇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按理来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五百两白银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少了,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不够吗?!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不会露出此刻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色来吧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未等到方旭开口,这位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钱财推辞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。

  并且告诉方旭,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友,一见如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兄弟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现在拿出来这些白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?!

  如果方旭有事情要让自己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推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一次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承认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都不知道,这位马匪头子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把戏了吧?!

  方旭难道会想这位马匪头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鬼话吗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什么一见如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兄弟,什么当做好友?!

  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白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怎么着了?!方旭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些马匪头子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吃人不眨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货色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所以,不知道这些马匪头子为什么一个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呢!?

  接下来方旭拜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几家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其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几家稍微强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马匪选择收下了白银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处,却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几百两白银能够比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路上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以维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毕竟在杜亮看来,难道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提前准备好了这些事情?!

  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吗!?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这个可能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方旭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吧?!

  而且杜亮先前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表情,虽然方旭掩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确定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其实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意外,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些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马匪头子为什么如此呢!?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和杜亮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附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马匪头子和这些马匪头子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彼此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都知晓。

  所以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了方旭在南郡附近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这些马匪头子虽然嘴上说不怕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实上,这些马匪头子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里慌得一批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知晓方旭打算来拜山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。

  方旭不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以拜山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名义,直接选择给他们都一锅端了吧?!

  那这打击当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都受得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马匪头子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所以当方旭拿出五百两白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马匪头子当时手掌心都已经汗流浃背了。

  甚至这些马匪头子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强制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压制自己心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恐惧,一个个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这五百两该不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卖命钱吧?!

  当时这些马匪头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默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,所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。

  一个个打死都不愿意接受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钱财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助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然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一句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尽管这些马匪头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说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当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没有弄清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之前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当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自己也不傻啊?!

  而在返回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路上,杜亮无意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句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明白了过来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现在有些莫名其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谢杜亮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方旭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一直纠结这些事情吧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纠结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怪不得这些马匪头子不敢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钱财,毕竟认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索命钱吧?!

  不过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纠结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可怕吗?!

  而事实上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长得不可怕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俊美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