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10 不安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伙

110 不安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家伙

  此刻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怒吼,毛老三等人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三立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莫名其妙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“还好意思笑?!你知晓你做了些什么吗?!你个混蛋!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上百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生死啊!”三立气急败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点要抽毛老三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依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指着先前被黑衣大哥倒进毒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泉水,肉眼可见这仅仅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潭积水。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子!?”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因为在三立自己看来,先前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图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好端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泉水变成了积水潭呢?!这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?!

  “你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我会让他得手吗!?”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笑着看着攥紧自己已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问道。

  “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松开来了呢?!”毛老三指着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三立攥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衣襟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抱歉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?!”三立松开了毛老三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。

  毕竟在三立看来,眼下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?!

  对于三立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,毛老三等人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说些什么。

  毕竟在毛老三看来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激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不过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一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符合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标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毛老三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。

  这段时间当中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底下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越来越少了。

  既然此刻三立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让方旭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当然最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方旭自己说了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不过毛老三觉得可能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三立,这些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为了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避免发生意外,当然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卡看来。

  先前自己为什么会刺激这位黑衣大哥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当时这家伙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毒药。

  毛老三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怕吗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如果被这位黑衣大哥丢到了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保不准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发生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毛老三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不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刺激这位黑衣大哥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这位黑衣大哥能够受到刺激之后。

  将毒药丢入这积水潭当中,那么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安全一点。

  其实这事情本身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威胁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前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办法了吧?!

  听闻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呆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黑衣人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个愤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死好吗?!

  显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自己等人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人戏耍了!?

  试问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任何人发现自己现在被耍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多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黑衣人为了钱财卖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,自然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所以眼下根本无法接受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挣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在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中,这群黑衣人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为什么来都说了出来。

  毕竟在这些黑衣人本身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好了宁死不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实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残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些黑衣人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。

  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人竟然用了一些稀奇古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来,而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种手段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承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黑衣人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至于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早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看傻了眼了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现在三立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承受这些惩罚吧?!

  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想到之后,三立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冷汗直冒起来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弟兄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现在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了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少。

  如果让三立现在看到方旭下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估计三立可能都会吓懵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而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坐在书房当中,因为临时得到消息,所以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床了。

  因为秦素有了身孕,所以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床榻安置在书房当中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避免打扰到秦素,而此刻方旭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卷宗之后。

  眼神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化了起来,因为这些黑衣人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表明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受人指使。

  那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命令呢?!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要让南郡汴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付出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代价来呢?!

  要知晓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剧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毒药啊?!一不小心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发生上百人死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这得多恨这些百姓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寻常人也不会作出这种不动脑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来吧?!

  而这些黑衣人提及到了两个地方,并州和南州两座郡县。

  这两座郡县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距离南郡和汴州比较近距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不过因为具备着少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规军。

  所以方旭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考虑过将这两座郡县占据下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忽然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乱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这两座郡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吃了熊心豹子胆呢?!

  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畏惧了他们呢?!当然让方旭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记忆当中。

  自己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得罪这两位吧?!那么这两位为什么要针对自己呢?!

  不过从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口中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了这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了。

  因为方旭这段时间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传扬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少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渴望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来,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邻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州和并州百姓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这两座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对方旭下手。

  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够混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”方旭彻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愤怒了,因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能,所以选择迁怒于他人?!

  不敢对自己下手?!就选择下毒这种卑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?!

  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够不要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吧?!现在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混账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既然现在这两位自己找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责怪自己了吧?!毕竟这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希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