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在秦素看来,这大牢好端端怎么会有人越狱成功了呢?!

  而且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好奇,三立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群黑衣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伙伴吗?!

  为什么现在只有三立留在其中呢?!其他人难道都不打算救助三立吗?!

  “夫人,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?”方旭看着怀中秦素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眼睛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,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乖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毕竟在秦素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?!

  “只能够说,这条鱼还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愚蠢。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此刻话语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鱼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了。

  其实在方旭看来,现在三立会在大牢当中。

  这些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范围呢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这三立还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稳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来性子,不过方旭也明白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自己根本不相信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尽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避免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嫌疑,这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毛老三带着三立找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当时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一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盯着三立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表情之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在眼中。

  在方旭看来,三立比起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黑衣人都要危险。

  甚至可以说,真正被派遣而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应该也就只有三立一位了吧?!

  不得不说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三立给欺骗了。

  方旭现在并未立刻给秦素答复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带着三立来见自己。

  而地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书房当中,毕竟现在三立都付出了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代价了。

  那么自己现在好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让三立得到一些信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正所谓来历不往非礼也。

  很快,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三立来到了书房拜见方旭。

  当毛老三和三立看到坐在方旭怀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都有些意外。

  因为在毛老三看来,方旭每次在书房当中谈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似乎都不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起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秦素搂在怀中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喜欢腻着秦素。

  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怀有身孕之后,方旭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秦素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宝贝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捧在手心好吗?!

  根本什么事情都不敢让秦素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秦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过方旭。

  自己还未那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虚弱好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而且方旭也不担心让其他人看到自己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,毕竟谁说摹疽邮⑻菩∠喙啃儿就不能够有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柔情呢?!

  不过毛老三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快反应过来,而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直低着头没有说些什么。

  “三立为什么低着头呢?!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低着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问道,而三立却有些支支吾吾起来。

  “大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那些越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黑衣人揍了一顿!”毛老三为三立说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抬起头来。

  当三立抬起头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事实上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三立满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鼻青脸肿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奄奄一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。

  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立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带着三立下去找大夫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养伤。

  等到三立好了之后,有些事情方旭要交给三立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而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“三立兄弟!我老毛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吧?!大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上你了!”毛老三笑着说道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三立感到开心。

  看着此刻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高兴,方旭依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持着微笑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。

  “多谢……多谢大当家……”三立略微说话,嘴角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撕裂开来,鲜血溢了出来。

  “带下去静养吧。”方旭朝着毛老三和三立摆了摆手,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搀扶着三立离开了书房当中。

  不过能够看得出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现在脸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心。

  当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,在毛老三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看人没看错!

  方旭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重用三立了,只能够说毛老三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天真了点。

  “相公,这位三立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问题呀?”坐在方旭怀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疑惑了起来。

  “哦?夫人有什么见解呢?”听闻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疑惑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道。

  随后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告诉给了方旭,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觉得有些可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看来,这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异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若秦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黑衣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既然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卖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那么自己绝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好吗?!甚至杀了三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呢?!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揍了三立一顿就没事了?!

  这怎么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而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蹭了蹭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颊。

  “我家夫人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聪明耶?!为夫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轻松不少了。”方旭贴在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肩膀上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“哎呀~你不要闹了,赶紧说人家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不对?!”秦素被方旭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痒了,忍不住娇斥道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秦素,其实现在秦素谈论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几个点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提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。

  当然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秦素要清晰一些罢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清晰一些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知晓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不得不说,这三立对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够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啊?!

  正如同先前秦素所说摹疽邮⑻菩∠喙壳般,如果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黑衣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自己也只可能选择杀了三立好吗?!怎么可能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一顿吃口气呢!?

  如果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担心杀了三立会引起轰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这些黑衣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狱依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如此。

  那么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为什么不选择一不做二不休呢?!

  方旭可不相信这些黑衣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善男信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会选择手下留情?!

  这基本上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话好吗?!大概也就只有毛老三会相信了吧?!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