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而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母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三立已经承受了太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。

  一般人谁敢重用三立呢?!如若三立无法得到保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仇人上门。

  到时候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母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会成为自己孩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累赘呢?!

  而现在方旭既然需要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显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要性吧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母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三立跟随方旭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报答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恩情。

  方旭什么恩情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帮助三立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解脱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三立虽然也打算解脱自己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,如果自己选择解脱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母该怎么办呢?!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一直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坚持到了现在。

  而现在方旭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虽然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母救出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不用在杀死那些无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了,毕竟三立如何不知道自己双手沾染鲜血呢?!

  另外一方面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如同自己父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这般。

  三立觉得,跟随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。

  而且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信,方旭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种过河拆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。

  至于方旭要自己做些什么?!这在三立本身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在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在这乱世当中,试问还能够要自己这种人能够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当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自己帮忙铲除异己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现在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相信自己呢?!

  而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三立搀扶了起来,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坐下来。

  三立有些茫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呢?!

  方旭并未说些什么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三立,自己现在打算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其实很简单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打算创造一支暗杀组,至于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三立能够担任组长和教官。

  帮助自己训练这一支暗杀组,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求之后,三立并未有太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因为在三立本身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察觉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,并未有太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毛老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乐意了好吗?!在毛老三看来。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乱来了点呢?!在毛老三看来,三立如何能够担任如此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位置呢?!

  万一三立背叛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到时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损失难以想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于毛老三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,在方旭和三立看来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很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毛老三现在这些反应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毛老三,这让毛老三顿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种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感。

  毕竟毛老三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熟悉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众人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位了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露出这般笑容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一定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好事情吧?!而现在方旭看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,这让毛老三瞬间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好了。

  “大当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你想做些什么?”毛老三不确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毛老三。

  “难道你不知道我现在打算做些什么吗?!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毛老三说道。

  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担任了暗杀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副组长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来辅佐三立。

  毕竟在方旭看来,·既然毛老三本身对三立感到不放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现在让毛老三盯着三立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?!反正这对于毛老三和三立而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应该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事情吧?!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色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精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以。

  毕竟在毛老三看来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怎么着都没想到,方旭现在竟然来这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当然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本身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现在方旭会如此决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三立也没有什么想法,毕竟三立现在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奉方旭为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谁什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方旭让自己做什么,自己就做什么好了。

  当然更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对不住毛老三。

  先前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欺骗了毛老三,而现在能够补偿一下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在三立看来,这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吧?!

  所以现在三立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尊重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,至于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不希望尊者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毕竟自己怎么可能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见呢?!所以现在毛老三只能够选择尊崇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见来了。

  不过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毛老三和三立合作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说不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给自己带来一点小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惊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难说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而现在方旭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给予三立和毛老三适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权利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两位现在去选择有潜质成为暗杀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员,这些事情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全部交给两位自己来做。

  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身离开了这里,而三立和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彼此对视了一眼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毛老三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不友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三立。

  在毛老三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让自己和三立合作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三立有什么地方让自己觉得不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“老爷现在让这两位一起做事情,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举两得。”跟在方旭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在汴州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管家渊老。

  为什么方旭会选择渊老呢?!其实渊老先前出现在方旭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了方旭一种奇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都觉得渊老这个人不简单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兴趣好吗?!

  而此刻听闻渊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毕竟现在渊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,方旭如何不知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