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37 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怕了

137 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怕了

  不过方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这些事情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现在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而秦素现在也不会让方旭察觉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秦素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清楚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现在被方旭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可能说什么都不会选择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,而不知道为什么。

  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睡不着,因为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其实自己一点底气都没有,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感到不安了吧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种想法会产生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那么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如果先前自己不知道这些会见到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许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难道说现在方旭觉得先前顾君如没有必要吗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当然方旭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谢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方旭现在都无法知晓这些事情吧!?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时候见到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说不准方旭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控制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化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这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坏毛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多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过多吧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有什么办法呢?!

  毕竟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眼下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当中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明白一件事情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人看样子对南方很在意啊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不惜一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夺下突厥?!

  看样子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和大唐正面交战了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问题吗?!南诏和吐蕃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虎视眈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啊?!

  这些其实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方旭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习惯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抽根烟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这才察觉到,自己现在压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香烟好吗?!

  毕竟前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,每次遇到难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总算会习惯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抽烟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养成了这种习惯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每次方旭抽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严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说明,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对于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而言很严重了呢!?

  方旭自己当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打算歇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顾君如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了出来。

  刚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到方旭,顾君如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脸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也不知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天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因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什么,反正方旭现在没有胡思乱想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“现在还没有睡啊?”顾君如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手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什么地方弄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狗尾巴草,叼在了嘴上,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稍微好受了些。

  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担心明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吗?”顾君如现在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担心些什么。

  听闻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  因为在方旭自己看来,似乎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瞒得住顾君如啊?!

  如果现在顾君如知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许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吧?!

  因为在顾君如看来,现在方旭脸上已经完完全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声了好吗?!

  所以现在难道还要自己猜测些什么呢?!或者说自己如果连这些都猜测不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顾君如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自己如何成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搭档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

  “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这些突厥人现在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拼啊!”方旭看着外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月亮,忍不住感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“如果你也睡不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要不要陪我聊聊呢?”方旭看着顾君如询问道。

  “也好,反正我现在也睡不着。”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邀请,顾君如如何会选择拒绝呢?

  所以此刻顾君如和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陪着外衣,坐在了院子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石椅之上。

  “要不要喝点暖和一下?”方旭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掏出了一坛烈酒看着顾君如问道。

  毕竟方旭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现在顾君如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着凉了好吗!?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顾君如为什么如此搓着手掌呢?

  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如果被秦素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秦素可能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到脑壳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

  毕竟秦素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好奇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方旭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想些什么事情呢?!

  现在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,正常人都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唯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看不出来?!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不知道方旭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想些什么事情呢!?

  不过顾君如想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摇了摇头。

  毕竟顾君如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,自己现在如果喝了点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万一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了些不应该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到时候该怎么办呢?!

  对于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酒品如何,顾君如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顾君如既然不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又如何会选择强迫顾君如呢?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顾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酌饮了起来,不得不说,方旭很久没有喝过酒了、

  这一口下去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上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绯红了起来。

  方旭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感受到自己嗓子火辣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疼,不过这种疼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有些迷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这样子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忘记眼下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了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顾君如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顾君如看来,方旭现在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喝酒好吗!?

  既然不能够喝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方旭还选择喝酒,这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明了一点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困扰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该如何做些什么。

  这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顾君如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局面当中。

  试问哪一次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风险十足呢?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不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过来了吗?!

  现在方旭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怕些什么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顾君如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怕。

  因为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现在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怕自己如何如何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秦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