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42 阿史那-娜塔莎

142 阿史那-娜塔莎

  方旭自然知晓,现在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仆骨亚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乌古斯特其实都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主事者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现在虽然仆骨亚打算对杜亮下手,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选择下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!?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现在仆骨亚虽然想出手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这位主事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仆骨亚根本就不敢出手好吗?!也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这位主事者在乌古斯特和仆骨亚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了。

  如果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没有得到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方旭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事情,甚至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对方牵着鼻子走。

  想到这里,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顾君如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颊有些绯红了起来,不过方旭现在并未察觉到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“现在还不愿意让主事者和我交谈吗?!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合作呢?!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合作呢?!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乌古斯特和仆骨亚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仆骨亚虽然打算说些什么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乌古斯特抓住了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乌古斯特看来,现在仆骨亚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说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些吧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乌古斯特看来,方旭现在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了他们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吧?!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也不会知晓主事者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乌古斯特和仆骨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想到这里,乌古斯特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方旭。

  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啊?!方大人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报竟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快速?!”乌古斯特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方旭并未选择回答乌古斯特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乌古斯特点了点头。

  不过现在在乌古斯特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既然没有选择承认,也没有选择否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在乌古斯特自己看来,其实自己现在多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了好吗?!

  而此刻乌古斯特和仆骨亚身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轿子当中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传来了一声呵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音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乌古斯特和仆骨亚都撤下来吧!而听闻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音之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因为和现在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模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方旭也许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当初看到资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人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呢?!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试问谁能够让自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公主殿下来到这里呢?!

  而此刻轿子当中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出一位俏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儿来。

  不得不说,这突厥人到底血脉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长相上都偏向于西方人,而现在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。

  给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强烈一些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持着自己应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礼节。

  “不知道现在可否告诉在下,名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何呢?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问道,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。

  女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掩着嘴含笑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嘲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看着方旭。

  “既然方大人都知晓本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,又何故现在要多此一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呢?!”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方旭不得不承认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压迫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强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笔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纳闷了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气势吗?!

  这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吓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虽然知晓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公主殿下能够告诉在下。”方旭不折不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笑着说道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现在看来。

  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也不敢对自己做些什么吧?!为什么方旭会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被朝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皇子知晓现在这位在这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稍微想一想都能够知晓答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了吧?!所以现在方旭觉得彼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尊重对方而已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对方现在不要得寸进尺好些。

  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子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出来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里有话,而乌古斯特和仆骨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脸色其实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太好看。

  毕竟再怎么说,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公主好吗?!

  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问题,不过乌古斯特和仆骨亚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能够暴露这些事情,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能够如此低调了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仆骨亚现在都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突厥公主如何不知道呢?!

  所以此刻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气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不满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老老实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做吧?!

  “本宫阿史那-娜塔莎。”阿史那-娜塔莎不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哭笑了起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这位阿史那-娜塔莎公主为什么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简单来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国王有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儿子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女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就只有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位罢了。

  而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阿史那-娜塔莎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公主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公主。

  当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国王最疼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从阿史那-娜塔莎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,其实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吧?!

  “那么现在我该如何称呼你呢?!公主殿下?!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阿史那-娜塔莎说道,毕竟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。

  难道自己每次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称呼阿史那-娜塔莎全称吗?!这听起来总觉得蛮奇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而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阿史那-娜塔莎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道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一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如此称呼自己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阿史那-娜塔莎自己都会觉得怪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所以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称呼自己娜塔莎公主就好了,当然其他人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一样。

  而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乌古斯特和仆骨亚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阿史那-娜塔莎和方旭,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

  当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阿史那-娜塔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两位三观尽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