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46 按照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

146 按照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

  “难道方大人就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相信本宫吗?”娜塔莎公主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听闻娜塔莎公主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“非也!非也!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本官担心,娜塔莎公主不相信在下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所以现在笔墨纸砚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耍赖。”方旭笑着看娜塔莎公主说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也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傻白甜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方旭弦外之音。

  这反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娜塔莎公主没有一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满,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旭产生了惜才之心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好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也罢。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签字画押之后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耍赖了吧?!

  毕竟这个如果暴露出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丑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好吗?!

  所以现在娜塔莎公主摁下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印章,至于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,娜塔莎公主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能够开始呢?!娜塔莎公主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急不可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看到方旭失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。

  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顾君如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思考一些事情。

  当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杜亮输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该用什么手段来让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呢?!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攥紧了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手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顾君如一个警告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现在还不至于如此不堪吧?!

  如果赌不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选择下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自己现在选择下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自己现在能够承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来。

  方旭现在希望顾君如能够相信自己一次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信自己这一次好吗?!

  看到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,顾君如只能够选择将自己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都打消了。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顾君如都想到过派遣下属暗杀娜塔莎公主了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失败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有机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限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杀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所幸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阻拦了顾君如,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不知道这些事情。

  如果方旭想在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方旭现在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样子了吧?!

  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意外和很惊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现在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娜塔莎公主和方旭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谈话,杜亮和仆骨亚自然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到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仆骨亚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自己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好吗!?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仆骨亚自己看来,那么自己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稳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如果能够帮助娜塔莎公主战胜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得到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赏赐吧?!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思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仆骨亚现在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战斗欲望熊熊燃烧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渴望战斗,而杜亮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虽然杜亮也希望教训一下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仆骨亚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自己和对方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听闻方旭如此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杜亮觉得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死自己都要赢下来好吗?!

  而且这段时间当中,杜亮也不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闲着好吗?!

  自然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学习了很多感兴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,正如同先前娜塔莎公主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和仆骨亚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呢?!

  既然自己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应该知晓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摆在自己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实战体验好吗?!

  所以现在不管结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,杜亮也都没有选择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。

  “你应该也听到了,你应该知晓如何做了吧?”娜塔莎公主看着仆骨亚笑着说道,而仆骨亚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谦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“你按照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来就好了,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机会。”方旭看着杜亮笑着说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杜亮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因为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方旭现在可能告诉自己一些注意事项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自己能够战胜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仆骨亚,毕竟这赌注可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愣住了。

  而在顾君如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现在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本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看着此刻难以置信看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小子先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些什么呢?!”方旭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,而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
  不过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点了点头,不过现在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轻松了不少。

  而在外人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完全放弃挣扎了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娜塔莎公主看来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娜塔莎公主都已经为方旭准备好官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并未理会这些事情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到底会发生些什么事情。

  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人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似乎没有人能够做到未卜先知。

  此刻杜亮和仆骨亚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在了比武台上,仆骨亚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笑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。

  “如果你吃不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认输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”仆骨亚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说道。

  “你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”杜亮笑着说道,仆骨亚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生气也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方旭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备好了椅子和水果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和乌古斯特准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得不说,方旭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备还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面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娜塔莎公主稍微满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先前娜塔莎公主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郡守而已。

  方旭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惊艳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娜塔莎公主明白。

  也难怪方旭现在能够走到这般地步吧?!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,完全就不可能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发让娜塔莎公主希望得到方旭这个人才了,如果得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对于娜塔莎公主而言。

  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虎添翼了好吗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