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56 可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悟

156 可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悟

  当然方旭现在不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两郡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下手,那么方旭觉得自己太没有节操了吧?!

  本身错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百姓好吗?!所以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针对这两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和毛老三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两州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在两州当中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声望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,两州郡守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酒囊饭袋好吗?!

  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对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做到这个位置上呢?!

  不过后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释然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抱大腿上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方旭现在也明白,为什么朝堂选择放弃南方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南方其实不少地方都烂透了,根本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整顿能够改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方旭看来,那么如果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皇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许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如此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借助突厥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势力来帮助自己清扫一下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当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突厥人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不下去这些酒囊饭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更多看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怀才不遇壮志难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良才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和大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区别吧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区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。

  而现在在三立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方旭本身在两州内人气旺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借助这些百姓,来保护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。

  到时候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游街示威,到时候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办法接触到两州郡守了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现在两州郡守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母亲被人救走了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缺少了要挟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条件了,所以在这两州郡守看来。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恐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杀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到畏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其实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两州郡守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暗杀手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高超。

  如果三立能够为己所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把利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三立失去了约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悬挂在自己脑袋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把匕首。

  这下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不过三立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既然这两州郡守如此畏惧自己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加强了防备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提高了暗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度系数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在这些百姓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到时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接触到这两州郡守了吧?!到时候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击必杀。

  而且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时候无法一击必杀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安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这里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方旭现在其实对于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表示赞同,因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计划失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放弃就好了,没有必要性阴沉着。

  毕竟现在暗杀组刚刚成立,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期待暗杀组日后给自己带来惊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说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和毛老三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如果这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完成方旭给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任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打算自杀谢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好吗?!当然这些事情,方旭现在怎么可能知晓呢?!

  如果方旭现在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让三立和毛老三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因为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百分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后世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后世那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精密计算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出现错误,现在根本连后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点皮毛都无法比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发生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极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能够释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眼下,方旭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和毛老三等待两三天,毕竟这些连弩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在明日研究出来。

  剩下日子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和三立等人研究一下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使用连弩。

  其实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紧张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激动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连弩被成功发明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方旭现在手中除了火炮之外。

  再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了一个底牌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紧张和担心失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对于连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制造方式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研究结论,就方旭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而言,其实已经失传多年了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当年有幸见到过诸葛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后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方旭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连弩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窍不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能够用半桶水来形容,不安和担心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理所当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接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日子当中,三立和毛老三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努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训练那些下属来了。

  毕竟现在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和毛老三激动,这些暗杀组成员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激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因为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杀组第一次做任务,如果失败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影响不好吧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暗杀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员心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希望让方旭看重他们。

  如果现在第一次任务就失败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日后方旭对于暗杀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降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所以现在暗杀组成员心中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惜一切代价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完成方旭给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任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唯独这样子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心中对于暗杀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度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提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当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没有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方旭现在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意外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改变这些暗杀组成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觉悟这种事情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和毛老三现在都无法改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看到眼前暗杀组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应该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很喜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唯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其实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喜欢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自己不希望这些暗杀组成员产生这种想法,如果产生这种想法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珍惜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生命好吗?!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暗杀组成员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兄弟来对待,所以自然不希望发生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