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管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在三立等人看来。

  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既然现在方旭给予了他们希望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在他们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为了方旭以身试险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值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这世上从来都没有谁愿意无偿贡献自己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牵挂有些因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在三立等暗杀成员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牵挂和那些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素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给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,让他们知晓和明白了他们活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价值和意义。

  虽然也许永远都无法看到光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天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在阳光下行走。

  甚至可能他们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根本就没有人知晓。

  更加不用说有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知晓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生死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又如何呢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他们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证明了一件事情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价值,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了牵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这些事情,方旭都不会知晓。

  因为这些暗杀组成员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让方旭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其实很简单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生命,来为了方旭服务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这样子,这段时间内,这些暗杀组成员大部分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往日更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拼命了。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在这些暗杀组成员看来。

  那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按照三立定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规矩来做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出来三立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求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变化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三立看来,现在自己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这些暗杀组成员能够完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到自己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保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,毕竟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杀组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也不希望这些暗杀组成员无缘无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浪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生命,当然如果到时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自己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已经做好了贡献自己生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悟了。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毛老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认可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觉得,谁知晓现在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万一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欺骗人呢?!那么到时候该怎么说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接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日子当中。

  其实毛老三很多时候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相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事和自己找事呢?!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三立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!

  而到了后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毛老三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现了一件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误解了三立了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得出来,现在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方旭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这样子,毛老三和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系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好了起来。

  这点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都没有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!?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让毛老三盯着三立而已。

  虽然自己选择相信三立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实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相信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三立自己其实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谁让自己有前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在方旭自己看来,那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妨碍自己任用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知当中,其实根本没有多少愚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真正愚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存在吗?!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吗?!这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肯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很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碰上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而现在杜亮和方旭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杜亮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上愚忠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能够完成杜亮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实和方旭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关系而言。

  因为在这些人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。

  所以不会让方旭现在轻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倒下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方旭现在会选择相信三立。

  因为方旭觉得,三立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什么人手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自己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福利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所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这样子,方旭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担心三立会选择背叛自己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欠了自己一个人情,毕竟不要忘记一点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亲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派人救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避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再加上现在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些事情,所以现在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背叛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除非三立现在脑子不好而已,而这些暗杀组成员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和死忠了。

  现在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暗杀组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好了准备,随时为了方旭牺牲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。

  而方旭现在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研究连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本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后面发生了一些意外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发现连弩稳定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命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问题,其实方旭现在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后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连弩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世界上消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。

  虽然方便携带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便做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里。

  如果连弩失去了瞄准性和精准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对于一个杀伤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武器而言,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废除了好吗?!

  要知晓,那么到时候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这些暗杀组成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命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儿戏好吗?!

  试问方旭现在怎么可能做出来呢?!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则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容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所以现在取两郡方旭希望吗?!方旭现在无时无刻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期待和希望,毕竟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感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朝堂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争斗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严重了起来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了一些站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象。

  当然现在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队自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朝堂当中那些文武百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在产生争斗之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文武百官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好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位置。

  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队问题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方这些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见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呢?!

  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世家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何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支持谁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