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65 无法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

165 无法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拒绝了燕王殿下和齐王殿下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现在选择加入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帐下吗?!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方旭现在为什么要选择拒绝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意呢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至始至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弄错了一个根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根本不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和靖王殿下一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也不会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如果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朋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方旭对靖王殿下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从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感受到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气息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对自己有些了解,当然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能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朋友了。

  因为在方旭眼中,靖王殿下绝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善类。

  就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点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杜绝方旭现在和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租。

  一个随时都可能反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盟友,在方旭看来。

  有一个娜塔莎公主就足够了好吗?!现在再多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有些吃不消,其实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思考过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虱子多了不怕咬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实上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当然不可能不怕了,而且比起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其实现在更加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。

  因为如果自己对娜塔莎公主还有用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保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好说了。

  起码就目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而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靖王殿下不选择弄死自己,已经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好吗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觉得,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辞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够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好吗?!

  这种画饼充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法,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个时代也许好用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侮辱自己智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行为好吗?!

  试问到时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靖王殿下会理会自己吗?!

  怕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第一个要铲除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胁到靖王殿下地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吧?!

  方旭能够明白靖王殿下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同现在靖王殿下能够明白方旭一样。

  “难道你打算起兵造反吗?!”靖王殿下看着方旭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道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一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相信。

  听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否认也不承认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靖王殿下。

  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要疯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”靖王殿下此刻有些疯狂和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因为在靖王殿下看来,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天下已经大乱了吗?!

  就方旭这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敢造反了吗?!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本在什么地方呢?!

  听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靖王殿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忘记了一点呢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其实靖王殿下打算依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两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。

  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自己忘记了呢?!既然靖王殿下能够起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够起兵呢?!而现在靖王殿下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“难道你不担心本王说出去吗?!说出去你打算造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!”靖王殿下看着方旭质问道,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靖王殿下根本就不会,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做出来。

  为什么方旭会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答案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如果现在靖王殿下敢对自己下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靖王殿下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好了和自己翻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了吧?!

  很显然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现在看来,靖王殿下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做好这方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。

  而现在方旭什么都没有说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明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靖王殿下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嘲了起来,靖王殿下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。

  毕竟本身在靖王殿下看来,自己现在以为自己能够找到一个辅佐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手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能够想到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?!这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靖王殿下有些始料未及啊?!

  想到这里,靖王殿下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靖王殿下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能够和靖王殿下合作。

  不过到时候,说不定可能会成为对手也不一定。

  起码就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而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选择和靖王殿下合作,也没有什么坏处。

  合纵连横,方能够不至于如履薄冰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看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,如果靖王殿下不愿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那么现在你需要本王做些什么?!”靖王殿下看着方旭询问道,显然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没了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淡然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换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吧?!

  “牵制齐王和燕王,想来这两位王爷你应该比起谁都希望杀之而后快吧?!”方旭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靖王殿下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靖王殿下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并未否认。

  因为其实和方旭所说差不多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看来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畏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早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和这两位翻脸了吧?!毕竟这两位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靖王殿下觉得够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如果自己现在对付燕王和齐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现在对付谁呢?!

  “你最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之患。”方旭明白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“你说二皇子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如何能够做到呢?!”靖王殿下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相信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并未说些什么。

  现在摆在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有一个选择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合作,除了这点之外,靖王殿下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了。

  现在诸郡当中,唯独方旭现在站在了靖王殿下这边,其他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站在了齐王燕王这边。

  而这两位王爷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站在了二皇子那边,所以现在靖王殿下这边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孤军奋战。

  如果现在还将方旭给拒绝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直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作死吧?!

  其实靖王殿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这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