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现在方旭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惟妙惟肖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和三立都有些被方旭忽悠到了。

  更何况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皇子呢?!二皇子也知晓。

  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摆架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自己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摊牌了等于。

  没有办法之下,二皇子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告诉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对于二皇子自己而言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屁好吗?!

  自己早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对付靖王殿下了,而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知晓方旭送了什么豪礼给自己呢?!

  随后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先前准备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告诉给了二皇子,当二皇子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整个人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,随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“你小子果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够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啊?!你这样对待靖王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难道就不怕他报复你?”二皇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震撼到了。

  略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惊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斟酌满了之后抿了一口笑了起来。

  “我做这些事情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给二皇子您铺路吗?如果您都忘记了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我还能够希望谁呢?”方旭笑着看着二皇子说道。

  而在二皇子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给自己铺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没错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自己现在都忘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不过二皇子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现在为什么肯定自己会召见他呢?!

  难道这些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计算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吗?!那么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提防着方旭呢?!

  “二皇子您就不要装了好吗?难道你确定你没有眼线在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边吗?没有眼线在靖王殿下身边吗?”方旭直言不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,二皇子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毕竟二皇子虽然看起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很狂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二皇子暗杀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兄长。

  随后嫁祸给三皇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上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皇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狂,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皇子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伪装。

  二皇子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细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试问现在二皇子如何知晓自己和靖王殿下之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!?

  如果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靠着靖王殿下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这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清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答案似乎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边了吧?!

  方旭现在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二皇子说道,二皇子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二皇子自己看来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方旭竟然能够知晓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随后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自己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都告诉给了二皇子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带着毛老三和三立离开这里。

  而二皇子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挽留方旭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拒绝了二皇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意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二皇子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如果留在二皇子府邸当中,和二皇子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怕有性命之忧,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让靖王殿下对自己产生敌意。

  再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已经付了定金了,自己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舍不得这几十两白银好吗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二皇子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让方旭离开了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和三立看来,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和三立眼中,方旭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完全不在意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才对吧?!

  为什么现在会忽然如此在意这区区几十两白银呢?!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做法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和三立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毛老三和三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方旭能够给出一个答复来,而当坐上马车离开了二皇子府邸之后。

  方旭脸上一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持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容和玩世不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收敛了起来。

  转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副严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,甚至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给了毛老三和三立一种熟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。

  “我知晓你们好奇些什么,等到回到客栈再说,客栈确定包下来了吧?”方旭朝着马车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车夫问道。

  “启禀大人,已经安排妥当了。”马夫笑着说道,而这位马夫看起来老实巴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知晓这位马夫双手沾满鲜血呢?!

  抵达了客栈之后,掌柜和小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安排离开了客栈。

  按照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购买下来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容易暴露自己。

  所以方旭选择包下来,虽然开销高一点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码安全。

  “你们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我为什么都实话实说告诉给二皇子,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吧?”方旭看着一脸疑惑看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和三立笑着说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毛老三和三立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连忙点头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和三立看来,现在自己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更加不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二皇子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发生所谓要杀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甚至这个念头都没有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和三立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其实在先前自己和二皇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交谈当中,二皇子其实多次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铲除掉自己。

  不过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自己化解了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而现在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冷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毛老三和三立。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为什么自己会选择什么都实话实说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!

  其实很简单,现在二皇子召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难道二皇子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?!

  如果对自己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二皇子根本就不可能会选择召见自己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召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前面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试探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胆量如何。

  这应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看看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值得二皇子见面,后面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皇子明知故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罢了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看看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会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出来,如果自己说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下场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死无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毛老三和三立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了,二皇子为什么要询问这些事情呢?!

  在方旭看来,大概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种可能性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皇子现在打算招揽自己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