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98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

198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

  而先前和靖王殿下抬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男子,名为李斯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蜀郡附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土世家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族长。

  本身李斯和靖王殿下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对付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靖王殿下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靠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名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如何能够占据蜀郡呢?!至于为什么这位对靖王殿下如此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仇恨呢?!

  其实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还未来到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为了最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赢家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。

  除了自己之外,谁还能够得到蜀郡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抵达了蜀郡。

  要知晓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强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靖王殿下也就不会被发配到蜀郡了吧?!

  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怎么可能敢和朝堂作对呢?!虽然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土世家族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如果和朝堂作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虽然心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到不爽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有什么办法呢?!这点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办法都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最终只能够选择和靖王殿下合作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当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太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没有给李斯面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在李斯自己看来。

  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看着靖王殿下胡搅蛮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很多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改变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部署,这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自己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办法都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,为什么李斯如此对待靖王殿下不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巴不得弄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靖王殿下直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李斯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部署都消除掉了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呢?!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靖王殿下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消了李斯夺下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。

  对于李斯而言,其实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一步而言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一步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为了李斯永远无法走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了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现在李斯只希望,自己能够斩杀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

  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李斯一直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待,等待整个大唐不行了。

  毕竟如果大唐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李斯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对靖王殿下下手。

  李斯虽然憎恨靖王殿下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还未曾被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愤怒和憎恨覆盖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理智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,自己如何不知道眼前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意味着什么呢?!

  如果自己斩杀了靖王殿下,那么到时候哪怕大唐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,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能够对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做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之前,李斯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能够做到。

  还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本能够做到吗?!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靖王殿下给逼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烦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李斯也就不会现在答应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起码李斯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看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。

  那么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也不过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值一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因为在李斯自己看来,难道自己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没有调查过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吗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既然自己现在要对付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靖王殿下接触过什么人,自己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当李斯知晓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息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,这靖王殿下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选择了好吗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如果现在靖王殿下还有些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选择做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竟然去拉拢一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县令?!

  李斯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靖王殿下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想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李斯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,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方旭手中竟然有两万多将士。

  随后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了过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为什么靖王殿下会拉拢方旭了吧?!

  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冲着这两万将士而去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遗憾啊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靖王殿下比起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了二皇子殿下。

  不过李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因为在李斯自己看来,如果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二皇子殿下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靖王殿下不知道强悍多少好吗?!只能够说靖王殿下这次选择错了。

  其实李斯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冲着方旭两万将士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后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也就放弃了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根本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能够知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这边核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员。

  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,又如何会出卖方旭呢?!

  所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知晓后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如果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李斯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明白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能够匹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方旭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有关这位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毕竟现在方旭大军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抵达了距离蜀郡不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驿站,也不知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现在方旭要攻打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这驿站内竟然什么人都没有,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感到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方旭没有多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现在人越少,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越能够放开好吗?!

  而现在方旭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料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超出了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象力了。

  这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于李斯,方旭有了一个全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。

  方旭自己如何不知道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个道理呢?!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心腹,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已经将李斯出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赤果果了。

  准确来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心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心腹看来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给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