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199 有钱能使鬼推磨

199 有钱能使鬼推磨

  其实现在方旭能够知晓这些事情,都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纹银。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派遣一些下属去套消息,方旭却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。

  杜亮现在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起码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,担心什么事情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什么都不管,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这可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自己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杜亮现在能够懂得这些事情,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段时间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长吧?!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没有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竟然得到了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其中有不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较私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。

  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杜亮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而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,现在既然自己能够有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什么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实对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心腹感到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因为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知晓,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才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方旭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李斯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得心啊?!

  如果李斯得到自己心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和忠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发生眼下这些事情了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!?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过现在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了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些弱点所在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试问自己现在为什么不选择利用一下呢?!如果现在不利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完全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想到这里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方旭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已经出卖了自己。

  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已经提前庆祝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看来,对付一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还能够有什么难度呢?!

  难道现在还能够让自己死了不成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永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想到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最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顿了吧?!当李斯带兵选择偷袭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李斯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部部署,方旭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李斯要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李斯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。

  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设计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无法理解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解释清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设计好了偷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之后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给予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心腹。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李斯不一定会选择听信,反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会暴露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吧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现在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错误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这些心腹收到了好处之后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提议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心腹自己看来,只要自己现在不要有什么事情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划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起码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和杜亮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谁能够想到,现在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心腹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呢?!

  而李斯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,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这个机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李斯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下来等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请君入瓮了。

  可能会觉得方旭现在这样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胡闹了点呢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设置了两点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避免现在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伪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到时候万一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反将一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可能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了吧?!所以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部署了另外一个手段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李斯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儿八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掉进了陷阱当中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现在运气好而已。

  直到方旭现在当着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告诉李斯这些真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李斯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傻了眼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李斯自己看来。

  觉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?!而出卖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!

  这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李斯觉得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并没有什么用处吧?!

  哪怕现在李斯感到愤怒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摆在这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管现在李斯如何挣扎,似乎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用处了吧?!

  这些心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歉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心腹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李斯对自己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,有钱能使鬼推磨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避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随后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将这些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一起处理掉了。

  毕竟能够轻轻松松背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方旭觉得留着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用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杜亮等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意外都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本身就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慌了神好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觉得,方旭现在有些出尔反尔好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这些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什么时候答应过不会对他们下手呢?!

  他们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太天真了点呢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其实从这些人一开始选择背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应该想到这些事情了吧?!

  也就不会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了,不过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办法改变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和决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李斯被方旭斩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传了出去,不少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人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斩杀李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