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13 再见二皇子殿下

213 再见二皇子殿下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可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严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直接导致自己现在设计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,全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翻盘了。

  所以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看得出来重要性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了吧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顿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紧张了起来。

  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现在杜亮身上背负着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部计划。

  这对于杜亮而言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沉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点有什么办法呢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现在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吃不消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杜亮能够撑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未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可能还有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让杜亮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现在眼下这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扛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思考一下了。

  一般来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这种事情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心里知晓就好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着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告诉杜亮,而现在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攥紧了拳头看着方旭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方旭从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当中看到了坚定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了起来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一路上稍微小心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现在整个天下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自己不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多,谁知晓会发生什么幺蛾子呢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,方旭现在选择留在这里。

  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事情要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要负责吸引这些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注意力,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去做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了,毕竟有些事情,只能够方旭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反正现在自己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子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现在有什么好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毕竟虱子多了不怕咬,方旭反正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样子。

  而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押送着靖王殿下前往长安城。

  一路上,靖王殿下基本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候了方旭全族了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忍不住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办法呢?!其实靖王殿下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在靖王殿下自己看来,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死无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自己明明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过方旭,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能够保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。

  当时方旭还答应了下来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叛了自己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靖王殿下现在感到愤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靖王殿下知晓自己在二皇子殿下面前。

  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事情都暴露了出来,所以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,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靖王殿下会选择做那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吧?!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靖王殿下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瞒住二皇子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那么自己现在只能够赌一把了好吗?!

  如果现在能够得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自己看来。

  自己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担心二皇子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到时候自己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和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差距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巨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靖王殿下有些绝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现在靖王殿下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愤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。

  因为在靖王殿下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呢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吗?!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现在为什么被方旭抛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所在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全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和靖王殿下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因为靖王殿下这般,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符合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求了。

  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只能够说现在靖王殿下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靖王殿下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咒骂着方旭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这样子让自己好受一些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改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事情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抵达了长安城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皇上现在来接待靖王殿下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皇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点。

  毕竟靖王殿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亲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靖王殿下送到了二皇子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当中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答应了好吗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自己看来,现在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送错了呢?!

  自己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去二皇子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好吗?!难道靖王殿下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靖王殿下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没有做错,本身靖王殿下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送给二皇子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厚礼而已。

  难道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靖王殿下不知道这些事情吗?!

  很显然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靖王殿下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些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愿意承认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而杜亮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为什么如此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靖王殿下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咒骂着方旭,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报复一下靖王殿下了吧?!

  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现在有些痛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靖王殿下已经完全愣住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能够改变些什么事情吗?!答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长安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皇子殿下说了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二皇子殿下将自己就地处决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人会为了自己说些什么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靖王殿下现在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