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自然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和计划。

  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少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根本没有接触过吐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吧!?

  那么现在吐蕃这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知晓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方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这位吐蕃将士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选择告诉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吐蕃将士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自己什么都告诉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失去现在和方旭交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而现在听闻这位吐蕃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似乎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低估了这位吐蕃将士啊?!

  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沉思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和吐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。

  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和吐蕃合作,哪里有和突厥合作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位吐蕃将士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没错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和突厥合作也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权宜之策而已。

  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长久之计,那么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吐蕃将士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如果自己和吐蕃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自己现在能够得到些什么呢?!而这位吐蕃将士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能够得到自己想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衡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而现在听闻这位吐蕃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眉头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皱了起来。

  因为在方旭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吐蕃将士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多了点呢?!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威胁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思考。

  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要将这位吐蕃将士给铲除掉呢?!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避免他人知晓这些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吐蕃将士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想法都没有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吐蕃将士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如何不知道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呢?!那么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。

  如果现在方旭打算对自己下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抵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孤身一人抵达了这里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后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自己被方旭铲除掉,那么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没有看到自己回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次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让所有人知晓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,那么到时候可能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

  现在听闻这位吐蕃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皱着眉头起来。

  “你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威胁我吗?!”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语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友善了,显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这位吐蕃将士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计算到如此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远远超出了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范围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已经完全愣住了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感觉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吐蕃将士牵着鼻子走好吗?!

  这种感觉在方旭自己看来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不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办法都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毕竟现在方旭并不觉得,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吐蕃将士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就开玩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位吐蕃将士既然对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清楚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这位吐蕃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后应该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所以现在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这位吐蕃将士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,现在如果这位吐蕃将士希望和自己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自己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告诉这位吐蕃将士有关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明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这位吐蕃将士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将自己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原原本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给了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吐蕃内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一位对方旭很熟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方旭后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现在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这位吐蕃将士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吓唬自己而已。

  不过现在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到底对自己多熟悉呢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也就让这位吐蕃将士暂时离开,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稍微思考一下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吐蕃将士准备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位吐蕃将士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引出最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关键来而已。

  方旭现在听闻这位吐蕃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整个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毕竟方旭现在能够确定一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位吐蕃将士并未说谎,那么现在方旭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呢?!现在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熟悉呢?!

  这种感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毛骨悚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眼下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远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受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控制了。

  虽然这种事情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喜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又能够做些什么呢?!

  难道方旭自己现在不知道,眼下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七日之内,自己无法夺下衡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当今圣上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对自己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不信任毛老三和三立,也相信能够在七日内夺下衡州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下吐蕃和南诏已经跃跃欲试,这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无法控制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了。

  虽然自己现在和娜塔莎公主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关系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里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娜塔莎公主根本无法帮助到自己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忙好吗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毕竟现在突厥将士根本无法抵达南方,更加不用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支援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所以现在问题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里,方旭现在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困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眼下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暂时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吧?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觉得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办法了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