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而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阿萨辛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言以对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阿萨辛看来。

  现在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那么就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夺下衡州。

  并且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和吐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作了,这点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阿萨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阿萨辛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也不用太开心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起码现在在阿萨辛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低估了自己人了。

  而现在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阿萨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现在为什么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低估了自己人呢?!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没有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阿萨辛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阿萨辛明明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自己控制了起来,那么现在能够做些什么呢?!

  所以现在在方旭自己看来,那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阿萨辛在胡言乱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实上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汴州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传来消息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娜塔莎公主告诉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竟然攻打汴州。

  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愣住了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。

  现在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在附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下子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动怒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现在打算做些什么事情。

  又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打算做些什么事情!汴州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和顾君如所在好吗?!

  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今圣上会想到这种手段来!

  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用自己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来威胁自己?!方旭现在觉得当今圣上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挑衅自己呢?!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等人镇守衡州,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兵返回汴州救援。

  而现在三立等人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汴州对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要程度,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能够在南方站稳脚步。

  汴州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关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所有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谁能够想到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胆敢对汴州出手呢?!

  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所未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愤怒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。

  看样子,自己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容忍了好吗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容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发生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这些也都让方旭现在感动气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却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现在方旭返回汴州,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在等待方旭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难道不怕自己出手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和方旭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敌人。

  或者说,现在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朋友才对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冷笑了起来。

  毕竟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会在背后捅刀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朋友好吗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靖王殿下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看来,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错自己了。

  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自然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希望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无法夺下汴州吗?!而现在听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。

  方旭觉得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道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现在靖王殿下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些什么呢?!

  如果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和自己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起码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相信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其实很简单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离开大唐,前往其他地方发展。

  听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这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

  那么现在为什么要告诉自己呢?!靖王殿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需要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助。

  当然现在也不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白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助自己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蜀郡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给予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自己做些什么事情呢?!竟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将蜀郡当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馈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严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?!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严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方旭,这些事情对于方旭而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简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都做好了,只要方旭承认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好了。

  那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事情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将当今圣上安插在自己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都清扫掉了。

  现在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避开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。

  到时候,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蜀郡给予方旭。

  方旭现在听闻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皱了皱眉头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假死啊?!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没有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靖王殿下觉得自己为什么会答应呢?!

  靖王殿下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靖王殿下看来,方旭现在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拒绝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要性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毕竟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得到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事实上,现在靖王殿下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夺下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位置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于方旭对于大唐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后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能够防止蜀郡不发生什么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保证现在眼下能够安心做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现在靖王殿下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蜀郡和方旭交易。

  其实在靖王殿下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稳赚不赔好吗?!

  方旭思考了片刻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答应了下来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明白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