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毕竟现在不管方旭做些什么事情,秦素和顾君如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支持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基本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用说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和顾君如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察觉到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自己等人,这点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发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半晚时分,方旭本身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打算做些什么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陪着秦素和顾君如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和顾君如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去做自己希望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约束了方旭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没有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不过现在既然秦素和顾君如准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事情要处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眼下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自己做好准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尽管现在蜀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一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今圣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找到自己索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能够确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现在能够确定,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发生些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可能将蜀郡让出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如何不知道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要呢?!

  这怕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闹着玩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当今圣上为什么看靖王殿下不顺眼呢?!

  难道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当今圣上觉得,靖王殿下得到老皇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喜欢吗?!

  这点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在权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,当今圣上怎么可能会在意这些事情呢?!

  而事实上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为什么靖王殿下能够坐镇蜀郡呢?!

  难道当今圣上不知道蜀郡意味着什么吗?!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老皇帝对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放心程度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于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似乎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改变些什么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蜀郡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落在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。

  现在方旭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挂名在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名下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按照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除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敢反对当今圣上,虽然方旭也希望如此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仔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了想。

  现在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那么现在该怎么办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产生了一个想法,可能在其他人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疯了呢?!

  这个想法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打算将蜀郡变成和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郡和汴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为三不管。

  唯独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幕后夺下来,当今圣上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找谁去做这些事情呢?!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每个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选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同时也都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适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选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事情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困扰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有什么办法呢?!没有办法,方旭现在只能够找到杜亮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深思熟虑当中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杜亮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合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选。

  虽然南郡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看守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接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产生什么反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整个南郡知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要接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会开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吧?!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要和杜亮商量一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现在杜亮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往了汴州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既然如此晚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一定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方旭怎么可能会找到自己呢?!

  而当杜亮得知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摆在方旭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也只有这点了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起来,而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询问杜亮,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能够做到呢?!

  当然杜亮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其中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风险程度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答应了下来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既然找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方旭现在信任自己。

  试问自己现在怎么可能让方旭失望呢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不过方旭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杜亮。

  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放弃蜀郡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保证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足够了,毕竟现在方旭眼中,他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点了点头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分寸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什么时候见到自己不管不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去做事情呢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啊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其实自己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蜀郡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特殊了点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直接干涉到了方旭之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,如何看不出来重要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没有说,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给杜亮压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方旭现在才选择什么都没有说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