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虽然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告诉杜亮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现在如何感受不出来呢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现在方旭不希望给自己压力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些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希望让方旭感到失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势在必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确定没有什么事情之后,杜亮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准备过两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往蜀郡。

  到时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方旭一个惊喜,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了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杜亮,惊喜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算了吧。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能够保证安全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这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惊喜。

  毕竟方旭能够猜测到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次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不单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等人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到时候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严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了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跃跃欲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所有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蜀郡意味着什么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杜亮随后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暂时离开了,毕竟现在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,杜亮觉得自己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打扰方旭好点吧?!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而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杜亮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走就走吧?!现在为什么如此看着自己呢?!

  总感觉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觉怪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并未询问些什么。

  另外一方面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顾君如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秦素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顾君如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顾君如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

  顾君如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知道秦素在说些什么,毕竟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顾君如现在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顾君如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装傻充愣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秦素现在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。

  在秦素看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顾君如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着急吗?!

 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竟然和方旭之间一点进展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顾君如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好意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秦素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顾君如看来,那么这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很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抗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白了顾君如一眼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秦素看来,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胆量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自己想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吧?!

  为什么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畏惧呢?!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秦素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事实上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顾君如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可以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天不怕地不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遇到了方旭之后,顾君如觉得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性格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化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很多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感到畏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方旭现在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关注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,这些书信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来自于各方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毕竟现在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了方旭不少忙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搜集消息这方面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了大忙。

  尤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先前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当今圣上现在打算做些什么事情。

  这点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在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而现在看着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书信当中记录着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举一动。

  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娜塔莎公主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自己一件事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当中,他们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眼线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其实自己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少明白过来。

  明白什么事情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当今圣上一直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对付突厥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突厥将士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未卜先知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了这些事情,所以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避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现在自己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直都小看了娜塔莎公主好吗?!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看了突厥。

  不过现在想想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既然能够和大唐对峙多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怎么可能一般把握都没有呢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出去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不会有什么人相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太会相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现在看着眼前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始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算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饱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各方势力都不会允许有人横空出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意味着什么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彼此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对方熟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现在忽然冒出一个谁都不知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势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所有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感到不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为了排除这股不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办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事情呢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合力对付,这样到时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再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恢复到彼此对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当中。

  这点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。

  毕竟方旭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自己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成为所有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标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突厥和吐蕃看来,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价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他们看来,这些价值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在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看看到底现在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能够维持到什么时候呢?如果其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股势力溃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有机会站出来,彻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为这场博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参加者,所以现在方旭才会关注这些事情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