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83 动荡初起(三)

283 动荡初起(三)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。

  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法可能会招惹一些什么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唯独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子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让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变成方旭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下属看来,如何看不出来杜亮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冒险呢?!

  现在说好听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冒险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摹疽邮⑻菩∠喙垦听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引火自焚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下属心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难道自己现在不知道这些事情吗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杜亮知晓,所以杜亮才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能会觉得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!?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毕竟现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价值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方面,那么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让方旭失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正如同先前方旭所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样,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告诉杜亮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分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愣住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现在方旭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计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核心交给了自己来做。

  如果自己现在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发生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没有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全盘失败。

  甚至可以说,现在杜亮决定了方旭计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成功与失败。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现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都觉得,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做到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杜亮想到先前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杜亮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其实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当自己察觉到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自己会陷入自我怀疑当中。

  所以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过杜亮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信任杜亮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杜亮怎么可能让方旭失望呢?!这点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好吗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现在方旭知晓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现在杜亮明显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胡闹好吗?!

  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对这些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出手,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和自己说一声。

  起码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能够帮杜亮接应一下,现在杜亮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手,这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胡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

  可以说,杜亮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行为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负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将士们跟着杜亮一起胡闹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将士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跟着杜亮一起胡闹,因为在这些将士们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帮方旭做到希望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这些将士们看来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在他们自己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方旭而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希望看到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好吗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杜亮等人能够安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比起什么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在方旭看来,其实自己在杜亮出发之前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过杜亮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当中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明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!?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只要将蜀郡搅乱就好了,现在可不要做一些糊涂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刚刚说完这些事情,杜亮等人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做糊涂事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完全无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现在方旭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一定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前往了杜亮所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蜀郡,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什么手段,方旭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让杜亮跟着自己回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知晓这些事情。

  这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,而现在当杜亮知晓了那些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和心腹,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如果打算和自己一起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起前往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不愿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强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杜亮本身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这些将士们和心腹能够清楚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其中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风险。

  当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玩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百分之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把握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分之六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把握都没有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现在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怕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百分之六上都不到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去做了,因为杜亮根本没有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地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一个人选择留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跟随杜亮去做剩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这点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将士们看来,先前对杜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尊重杜亮。

  因为现在杜亮知晓风险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方旭而选择去做。

  就单单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点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值得这些将士们尊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到时候陨落,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让杜亮发生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将士们不谋而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自己没有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杜亮如果知晓现在这些将士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

  因为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将这些将士们都带回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因为现在这些将士们信任自己,那么自己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让这些将士们感到失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现在心中所想,各怀心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发了。

  而现在当今圣上派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,现在可能还都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些什么事情吧?!这点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期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