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85 动荡初起(五)

285 动荡初起(五)

  这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怎么可能让对方有任何存活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呢?!

  毕竟现在眼下这些事情,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让人察觉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让当今圣上知晓这些事情,毕竟如果被知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刻意为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查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让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将士们离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这些将士们,其实说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吓傻了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不出手,这些将士们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法说出来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毕竟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远远超出了这些将士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承受范围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些将士们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根本没有人知晓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些什么事情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现在莫名其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全军覆没了,而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被吓得没了反应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自己都不会掉以轻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万一阴沟里翻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到时候该怎么办呢?!

  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扫战场,而此刻方旭和当今圣上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消息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本应该前往蜀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军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莫名其妙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铲除掉了。

  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人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怀疑到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上,这点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看来,如此近距离范围内。

  能够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唯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了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而事实上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哭笑不得起来。

  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性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知晓自己在做些什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觉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当今圣上第一个怀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必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。

  毕竟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谁让现在汴州距离蜀郡很近呢?!如果方旭现在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打算将蜀郡让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方旭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得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打算质问方旭现在为什么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消息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蜀郡四周流传着一些人作祟,也许这些大军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遇到了这些事情也不一定呢?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个理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也太扯了点呢?!试问谁敢对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军出手呢?!

  这怕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活够了吧?!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问题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人能够证明方旭,一直都在南郡当中,毕竟整个南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姓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作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今圣上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质疑,方旭连同南郡百姓欺骗自己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为什么要这样做呢!?

  方旭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性好吗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打算将蜀郡交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先前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既然交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必要如此。

  没有办法,现在当今圣上也只能够选择劳烦方旭帮自己一下了。

  而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然很乐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这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当杜亮等人回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见到杜亮等人什么事情都没有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松了口气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能够安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回来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足够了。

  不过现在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产生了一种想法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荒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杜亮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做到吗?!

  而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自豪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先前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原原本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给了方旭。

  现在听闻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杜亮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惊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超出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范围啊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毕竟试问谁能够想到,先前那些完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竟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做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看到方旭现在如此赞扬自己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有些不好意思起来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自己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方旭做到了一些好事情。

  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感谢杜亮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可能自己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麻烦了,那么现在那些所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作祟,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胡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摸了摸鼻尖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看样子,自己先前选择让杜亮去做这些事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。

  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不过现在方旭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杜亮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被察觉到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当中,其实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一些小错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方旭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杜亮检查出来,原本在杜亮自己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行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现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有些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现在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擦了把冷汗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,如果现在被人察觉到了这些地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对方旭产生一些威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去处理掉这些痕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拦住了杜亮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现在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现在为什么要拦着自己呢?!现在这些痕迹被发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到时候就不好了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