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而这段时间,吐蕃使者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次试探了方旭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各方面收集了消息,毕竟吐蕃使者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小心谨慎一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眼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真不能够发生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最终现在摆在吐蕃使者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当今圣上有矛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其次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吐蕃使者看来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多少察觉到一点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不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扩充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界。

  这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无法容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吧?!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能够容许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现在吐蕃使者多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了方旭。

  所以现在吐蕃使者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再一次给方旭发出邀请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打算和方旭谈谈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现在得到吐蕃使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邀请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着秦素和顾君如笑了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没有做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吐蕃使者现在信任了自己,顾君如和秦素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自己小心点。

  如果不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保护好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全。

  听闻秦素和顾君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点了点头。

  而现在听闻方旭第二次前往丰州,杜亮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跟着前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在杜亮自己看来,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客气,毕竟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带着杜亮见一见吐蕃使者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现在对吐蕃使者眼熟一下,毕竟后面有些事情,方旭需要杜亮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吐蕃使者看到杜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吐蕃使者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似乎自己没有让方旭带下属来吧!?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吐蕃使者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吐蕃使者。

  似乎吐蕃使者也没有说自己现在不能够带吧?!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而吐蕃使者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,毕竟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如此说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谈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这样子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合适吗?!

  方旭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吐蕃使者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,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暂时离开一下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杜亮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放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杜亮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恨不放心这位吐蕃使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担心这位吐蕃使者会对方旭做些什么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这位吐蕃使者怎么可能对自己出手呢!?毕竟现在这位吐蕃使者除了自己之外,还有谁能够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?!

  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吐蕃使者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了起来。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自信了点呢?!

  打算和吐蕃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多,根本就不缺方旭这一个好吗?!

  而现在听闻吐蕃使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身打算离开这里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吐蕃使者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不能够彼此坦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必要继续谈下去了好吗!?

  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而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吐蕃使者有些挣扎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终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承认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除了方旭之外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什么合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选了。

  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言归正传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吐蕃打算如何合作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吐蕃使者看来,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让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安插到方旭帐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郡县当中。

  然后在对大唐出手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。

  打算离开这里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吐蕃这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自己不正常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?!

  现在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晚点吐蕃要对自己做些什么,自己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毫无还手之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正常人都不会选择这点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吐蕃使者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尴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在吐蕃使者先前看到这些要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,这根本就不可能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国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吐蕃使者只能够如实告诉方旭。

  并且现在吐蕃国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很简单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打算对付大唐,对付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除了和吐蕃合作之外,方旭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了。

  而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国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自以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点呢!?

  现在突厥不存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南诏不存在?!吐蕃国王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给他膨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勇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虽然自己现在夺下了衡州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能得罪了南诏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帮助南诏夺下丰州,到时候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南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赔礼。

  毕竟南诏和吐蕃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实力不分上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相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吐蕃只能够被压着而已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吐蕃使者有些皱了皱眉头,毕竟现在方旭当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这般说道,似乎不太好吧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现在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条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要看吐蕃国王愿不愿意了。

  当然现在吐蕃国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拒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不过方旭现在不着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现在吐蕃使者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吐蕃使者看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吐蕃国王没有办法拒绝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现在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和吐蕃相比较而言。

  方旭根本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着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现在当今圣上也不会立刻对方旭出手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就不一样了,现在南诏占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衡州,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夺了下来。

  那么现在也就只有丰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还在了,那么现在方旭和当今圣上同仇敌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吐蕃使者有些哭笑不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现在自己都能够想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方旭想不到吗?!

  所以现在吐蕃使者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等待一些时间,自己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和吐蕃国王沟通一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吐蕃使者,为了表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诚意,方旭现在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等待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