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方旭现在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拒绝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召见,毕竟现在再怎么说自己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臣子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老老实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从调遣。

  不过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会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。

  现在和突厥大军对上,这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毫无胜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那些将士们自己看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而现在方旭却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先前娜塔莎公主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现在前往边塞。

  到时候突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给方旭一个见面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保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觉得物有所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好奇这点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。

  而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杜亮保护好南郡,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允许杜亮动用火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现在南郡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立身之本,不能够发生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点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希望杜亮能够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杜亮现在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。

  难道杜亮现在不知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吗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当失去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守。

  吐蕃可能会有些不老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吐蕃不老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要责怪自己了吧?!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,而现在当今圣上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看来,其实自己压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指望方旭能听从自己调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先前还发生了那些事情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选择答应下来,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当今圣上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觉得有些匪夷所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想些什么呢!?难道方旭现在做不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吗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圣旨当中都言明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来了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方旭做好了准备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当今圣上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感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能够靠得住。

  如果现在当今圣上知晓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实想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也就不会如此想了吧?!

  当方旭抵达长安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感慨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果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多事之秋啊!自己上一次来长安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长安城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繁华热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一次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凄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看样子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逃走了。

  不过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理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眼下大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稳定。

  现在突厥再加把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长安都可能丢失好吗?!

  到时候试问谁能够保全自己呢?!所以现在不离开,还能够有什么办法呢?!

  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三立和毛老三,将下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弟兄们都安置好。

  毕竟自己到时候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得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随后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独自一人前往了皇宫。

  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皇宫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凄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,这点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。

  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都无法预料到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  在侍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领下,方旭来到了御书房当中。

  当今圣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热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待了方旭,而在方旭自己看来,这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现在当今圣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苦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笑了笑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当今圣上自己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不合适当皇上呢?!毕竟自从自己登基之后,各种事情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完没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现在都没有办法应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当今圣上,自然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当今圣上不适合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现在也就这样子了而已。

  这种话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可能当今圣上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对方旭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当今圣上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为什么方旭如此说道呢?!看着现在一脸懵逼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,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当今圣上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皇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南诏和吐蕃就和老皇上达成协议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老皇上还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对大唐出手。

  那么到时候,只要专注于对付突厥就好了。

  只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将边塞巩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突厥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办法出兵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到时候当今圣上在做之后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归根究底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着急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自己看来,自己现在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当今圣上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着急些什么呢?!

  靖王殿下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威胁到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方了,剩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皇子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。

  当今圣上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等待,等待这些事情做到之后,在选择登基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问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当今圣上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变成这样,其实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靖王殿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错误。

  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方旭,因为方旭忽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乱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。

  甚至自己根本无法看懂方旭到底在想些什么,或者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到底希望得到些什么。

  这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当今圣上觉得不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在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中,方旭就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个不稳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存在。

  随时都可能威胁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,再加上先前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父亲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说了些什么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当今圣上产生了怀疑,而现在听闻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告诉当今圣上,当初老皇上告诉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自己能够对靖王殿下手下留情。

  其实摹疽邮⑻菩∠喙砍种程度上,老皇上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承认了当今圣上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今圣上不知道而已。

  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当今圣上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又有什么必要糊弄当今圣上呢?难道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吗?!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