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296 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

296 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大王子

  “可能在下比较愚钝,现在不知道大王子到底想说些什么呢?”方旭看着突厥大王子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显然方旭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打算承认那些半成品和自己有关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到时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麻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呵呵,你不用担心,我并不打算做些什么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可惜了。”突厥大王子看着方旭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突厥大王子话音刚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四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将士包围了起来。

  “大王子,你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?”方旭看着突厥大王子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对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有些不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将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酒盏放了下来。

  “现在其实没什么意思,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帮助你想起来而已。”突厥大王子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方旭沉思了片刻之后,坐了下来,随后端起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酒盏一饮而尽。

  “如果现在我帮你,能够得到些什么好处。”方旭看着突厥大王子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“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希望得到些什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只要本王有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!”突厥大王子笑着说道,显然现在在突厥大王子看来,方旭已经承认了那些半成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提供给娜塔莎公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突厥大王子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见到过那些半成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威慑力如何。

  如果自己能够得到,并且提升效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突厥大王子想一想都激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突厥大王子,那么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。

  难道方旭现在不知道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打算让自己交出研制方法。

  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太自信了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?!自己为什么要给呢?!

  “这个答案似乎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笼统了,我希望大王子能够对付二王子。”方旭看着突厥大王子笑着说道。

  “如果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帮助本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妹话,那么本王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劝你不要想了。”突厥大王子看着方旭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突厥大王子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突厥大王子不答应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用再谈下去了,毕竟现在既然谈不拢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必要浪费时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方旭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起身打算离开这里,而四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们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犹豫不定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不知道该拿方旭怎么办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这些将士们。

  “大王子不会对我出手,毕竟他明白。”方旭笑着就朝着屋外走去,而突厥大王子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摆了摆手。

  显然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将士们让开,在突厥大王子看来。

  自己现在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牢牢抓住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牵着鼻子走。

  这些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突厥大王子感到不舒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说错了吗?!

  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,那么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己现在根本无法撼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现在方旭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牌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。

  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没有办法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所以现在突厥大王子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突厥大王子看来,现在让自己对付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弟。

  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不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突厥大王子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出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而已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很简单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自己和自己二弟之间争斗起来,到时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给自己三妹争取时间。

  “既然你手中有这些底牌,为什么不自己对付我二弟呢?!”突厥大王子看着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影,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毕竟现在方旭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底牌,对付自己二弟完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绰绰有余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那么为什么要让自己出手代劳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并未选择回答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题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径直朝着外面走去。

  毕竟在突厥大王子没有做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之前,方旭都不会选择和突厥大王子过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大殿下,难道就这样看着他离开吗?”突厥大王子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有些不满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态度,看着突厥大王子问道。

  “你觉得现在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拦他吗?”突厥大王子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问道。

  “如果大殿下需要那些半成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配方,在下有办法能够从他身上得到。”谋士信誓旦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,既然方旭现在敢一个人前往这里。

  难道方旭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点准备都没有吗?!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现在突厥大王子和这位谋士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走了出去,站在城楼上看着远处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骑行当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炸药点燃朝着不远处丢去。

  随后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快马加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离开这里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突厥大王子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下一刻伴随着巨大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响声,突厥大王子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感受到脚下地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震动。

  突厥大王子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,此刻已经完全傻了眼了。

  “现在你还觉得,有把握吗?”突厥大王子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笑着问道,谋士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抽搐了起来。

  “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为什么先前不用呢?先前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大殿下不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答应了吗?”谋士有些疑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背影后,看着身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问道。

  “因为他不希望用这种方式招惹我和二弟,毕竟现在三妹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们两位兄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手。”突厥大王子苦笑着说道。

  “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为什么现在又这样呢?”谋士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弄不懂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。

  “他现在也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告诉我们,不要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小心思。”突厥大王子笑着说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中,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羡慕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三妹了,竟然能够得到方旭这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扶持,这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发生变化了。

  随后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思考,那么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到底要不要答应方旭呢?!

  如果现在答应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到时候只会便宜了自家三妹,这在突厥大王子看来,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个很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啊!

  不过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娜塔莎公主自然不知道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毕竟突厥大王子不可能让这些事情流传出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