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现在毛老三和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佩服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毛老三和三立看来。

  方旭竟然能够未卜先知到这般程度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寻常人都做不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摇了摇头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毛老三和三立。

  自己这并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未卜先知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提前就知晓了一些事情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靠着对于资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可,其实方旭先前看到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方旭更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其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收集了突厥大王子身边其他人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到时候突厥大王子不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突厥大王子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可不一定了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得到突厥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些谋士和将士们,可能就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得到突厥。

  毕竟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们为了突厥大王子做任何事情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他们希望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现在如果有人能够拿出这些人希望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东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这些将士们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合作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先前方旭接触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其实跟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触了突厥大王子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,而现在三立和毛老三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毕竟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,在两位看来,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厉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吗?!

  那么现在方旭打算怎么办呢?!难道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助突厥大王子吗?!

  这点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和三立现在担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突厥大王子会不会做些什么意料之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呢?!

  方旭如何不知道现在毛老三和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摇了摇头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告诉毛老三和三立,现在突厥大王子不可能会做其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为什么方旭现在能够如此肯定这点呢?!那么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现在摆在突厥大王子面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现在不按照自己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突厥大王子根本就不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手,难道突厥大王子打算一直受到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压制吗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从突厥大王子会找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已经意味着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如何了,不过方旭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思考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二王子会如何对付呢?!毕竟这点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感到期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等到方旭等人回到边塞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懒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边塞将士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变得精神了不少。

  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方旭有些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现在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和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功劳吧?!

  而毛老三和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骄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两位看来。

  现在自己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成了方旭给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任务,现在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让方旭失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在方旭看来,自己选择将这些将士们交给毛老三和三立来训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其实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毛老三和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不会让自己感到失望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而现在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屋内,突厥大王子有些眼神复杂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突厥大王子现在有些犹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突厥大王子看来。

  这应该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!?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想到这里,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将自己谋士找来。

  而这位谋士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帐下第一位谋士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拉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位。

  这位谋士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突厥大王子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突厥大王子如此晚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吗!?

  “嘉和,你跟了本王多少年了?”突厥大王子看着眼前这位名为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问道。

  “启禀大殿下,已经有整整十五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了。”嘉和虽然不知道突厥大王子现在要做些什么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抱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当中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流露出一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怀念。

  毕竟又有多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,能够效忠十五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呢?!

  而这十五年当中,突厥大王子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地位和身份,可以说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打造出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可以说,如果没有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突厥大王子可能都不存在吧!?

  突厥大王子心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信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什么事情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和嘉和谈论。

  因为在突厥大王子看来,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唯一能够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人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,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得到了一些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  虽然突厥大王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希望询问嘉和一番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不知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当突厥大王子找到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其实突厥大王子从来都没有真正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过嘉和。

  “十五年了吗?嘉和你不放弃本王吗?”突厥大王子看着嘉和问道,而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显然嘉和能够成为突厥大王子帐下第一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,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才智无双。

  如何不知道现在突厥大王子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有些难以接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大殿下!如果怀疑我,那么我也希望知晓,大殿下为什么怀疑我?!”嘉和神色激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突厥大王子问道。

  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现在绝对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人在突厥大王子面前说了些什么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突厥大王子现在为什么好端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质疑自己呢?!

  这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未发生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而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着摇了摇头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手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递给了嘉和。

  毕竟突厥大王子也不愿意相信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嘉和看到书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整个人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。

  “大殿下,在我身边安插了多少眼线了?!”嘉和有些苦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突厥大王子问道,而突厥大王子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“那么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你承认了这些事情呢?!你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拉拢了吗?!”突厥大王子有些愤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而书信上,撰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被方旭拉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