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银河盛唐小相公 > 银河盛唐小相公 > 300 第一谋士:嘉和

300 第一谋士:嘉和

  而对于突厥大王子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质问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甚至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苦涩,因为在嘉和看来。

  自己早就应该察觉到才对,当突厥大王子如此深夜找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其实自己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应该猜测到了这些事情,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却依然相信突厥大王子。

  现在看来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觉得有些自嘲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原来从最开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突厥大王子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没有信任过自己。

  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边安插眼线。

  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现在质疑自己。

  现在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突厥大王子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都没有说。

  嘉和现在为什么不选择解释呢?!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难道现在自己解释突厥大王子就会信任自己吗?!嘉和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那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天真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,现在不管自己说些什么。

  其实突厥大王子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会信任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现在只能够告诉突厥大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财帛,自己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交给了将士们来当做突厥大王子大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军粮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让突厥大王子到时候能够安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付二王子,而突厥大王子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带着嘉和离开了这里,而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场如何。

  毕竟这种事情,下场一般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不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陷入了沉思当中,毕竟突厥大王子明白。

  不管现在处置嘉和也好,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处置也罢。

  嘉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无法再次信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,而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放嘉和离开这里吧。

  毕竟十五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间了,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自己做了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想到这里,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下属将嘉和赶出郡县。

  现在这个时间离开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现在突厥大王子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坚决了。

  想到这里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突厥大王子现在已经和自己分道扬镳了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自己又有什么地方可以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投奔二王子吗?!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毕竟二王子当初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吃了不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头。

  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呢?!想到这里,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正当嘉和茫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带着将士出现在了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面前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出了毛老三正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跟着方旭一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?!

  难道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找突厥大王子有什么事情吗?!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看样子,为什么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等待自己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而事实上,嘉和这点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猜测正确了。

  现在毛老三带着将士们,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嘉和而来。

  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茫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毛老三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明白毛老三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打算见一见嘉和。

  到时候嘉和可能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现在发生些什么事情了,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似乎也没有选择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余地了。

  毕竟毛老三现在也不打算和嘉和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,如果嘉和不答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在毛老三看来,自己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办法让嘉和跟着自己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嘉和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这点之后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了起来。

  到那时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答应了下来,毕竟嘉和自己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呢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多少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猜测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那份书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谁撰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当嘉和看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方旭已经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恭候多时了。

  “不知道方大人找我有什么事情呢?!”嘉和看着方旭笑着问道。

  “想必现在嘉和大人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突厥大王子分道扬镳了吧?!”方旭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“呵呵,方大人似乎都知晓了啊!?这些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要感谢方大人!”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基本上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定先前那份书信,正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撰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“我想嘉和大人有些误会我了,我并没有撰写书信给突厥大王子。”方旭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出来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神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,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说道。

  “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还能够有谁呢?!”嘉和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相信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“既然撰写这份书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安插在嘉和大人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,那么嘉和大人觉得如何呢?”方旭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。

  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明白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。

  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方旭现在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掌握了多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局面了?!竟然连突厥大王子安插在自己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眼线都能够拉拢。

  嘉和现在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,方旭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呢?!

  难道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让自己和突厥大王子分道扬镳吗?!如果只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做到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点了点头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又摇了摇头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本身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冲着嘉和而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为什么如此说道呢?!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自己现在身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嘉和这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谋士。

  自己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,毕竟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。

  后面可能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更多了,到时候自己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完全承担起来。

  如果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毛老三和三立等人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方旭又有些不放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,一步错步步错,这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另外一方面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杜亮还没得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认可。

  所以现在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体现出来谋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要性,而在方旭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资料当中。

  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嘉和很关注,因为在方旭看来,如果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也许突厥大王子现在什么都没有办法得到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