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得到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扶持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笑。

  毕竟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想到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竟然从一开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。

  这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觉得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方旭为了自己竟然做了这么多事情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二王子给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财帛付之东流,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这些。

  “现在方大人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太看得起我了?如果方大人需要谋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很多人毛遂自荐吧?!”嘉和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说道。

  “你说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更喜欢自己去判断。”

  “加入我,你不会后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”方旭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。

  “能不能够告诉我,为什么就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我了呢?!”嘉和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奇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才能也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自己先前打算对付方旭,这点方旭自己应该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吧?!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现在方旭为什么还要拉拢自己呢?!

  而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询问之后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。

  “为什么一定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?为什么就不能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你呢?”方旭反问嘉和说道。

  “你应该知晓,我先前还打算对付你,你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放心吗?!”嘉和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问道。

  毕竟在嘉和看来,先前突厥大王子给自己带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伤害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不再相信任何人了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玩味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难道嘉和不打算告诉突厥大王子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要性吗?!

  又或者说,嘉和难道希望突厥落到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中吗?!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现在告诉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信任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可能这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毛老三和杜亮本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身份告诉给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嘉和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毛老三和三立这般身份,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己都不敢信任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并且重用毛老三和三立。

  在嘉和看来,自己能够看得出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对于这两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完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。

  这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现在迟疑了,如果说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觉得自己可能不会在信任任何人了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些打算告老还乡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给了嘉和希望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让嘉和放弃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嘉和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愿意吗?!

  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
  “如果哪天你和突厥大王子一样,那么我会让你后悔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”嘉和看着方旭认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。

  而方旭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了起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。

  现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很简单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选择归顺自己了。

  方旭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欢迎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加入,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,他会为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决定而感到认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随后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大部分资料交给嘉和来打理。

  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宗卷资料,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难以置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难道看不出来这些宗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要性吗?!

  现在自己也才刚刚归顺方旭,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如此重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宗卷给自己看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正常呢?!

  毕竟在嘉和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当初在突厥大王子帐下不知道多少年之后。

  才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能够接触到宗卷这些东西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举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嘉和有些懵逼。

  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方旭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难道现在方旭就不担心自己反将一军吗!?

  毕竟哪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自己看来,如果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都不可能做出来这些事情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着看着嘉和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会选择反将一军吗?

  既然嘉和现在不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自己为什么要担心呢?!

  本身方旭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疑人不用疑人不用,既然现在选择相信嘉和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重用嘉和。

  而现在毛老三和三立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察觉到嘉和此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,有些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嘉和笑着说道。

  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当初毛老三和三立自己归顺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其实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嘉和现在差不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时方旭什么都没有说,直接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安排毛老三和三立去训练这些将士们,可以说方旭不管做什么事情。

  完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按照常理出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所以现在嘉和习惯就好了。

  等到嘉和习惯了之后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慢慢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现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用心良苦了。

  而现在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手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宗卷,有些微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愣住。

  听闻毛老三和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嘉和现在还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内心当中暖洋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自己在方旭这里得到了信任。

  不管现在方旭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刻意为之,难道现在嘉和看不出来吗?!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,方旭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任自己,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嘉和也不希望让方旭感到失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这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希望看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而另外一方面,那么便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突厥大王子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后悔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突厥大王子看来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自己现在无法缺少嘉和。

  其次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很多,并且自己帐下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影响力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广泛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如果现在嘉和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归顺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对于突厥大王子而言,这绝对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好事情。

  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现在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派遣下属将嘉和请回来,毕竟有什么事情都好说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结果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突厥大王子有些愣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那么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跟着毛老三离开了。

  突厥大王子现在也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过来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现在自己中了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策。

  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从一开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有什么办法呢?!想到这里,突厥大王子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打算明日好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和方旭谈一谈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