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ad.YINHE999}
  现在嘉和自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拒绝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意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住进了这位郡守安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府邸当中。

  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来,现在这位郡守对嘉和可以说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很在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给嘉和准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这点其实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预料当中。

  毕竟在嘉和看来,自己现在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方讨好二王子唯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办法。

  既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试问现在怎么可能招惹自己不舒服呢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所以现在嘉和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理所当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住了下来。

  当然嘉和现在也知晓,自己现在被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心腹盯上了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其实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正目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意思呢?!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。

  先前其实已经知晓,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下属,其实对这位郡守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意见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郡守自己看来,自己虽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。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却也不在乎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什么呢?!

  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郡守看来,现在这些将士们根本不敢违背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。

  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这些将士们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敢违背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思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问题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出现,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些事情彻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发生了改变。

  现在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暗中监视着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将士笑了起来,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对方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对方看来,现在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察觉到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现在并未点明,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对方。

  “你不用紧张,我也没有打算做些什么。”嘉和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说道,而对方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冷静了下来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如果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这位将士可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选择告诉这位郡守,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没有这个想法。

  “嘉和大人,不知道大人有什么事情吗?”这位将士看着嘉和问道。

  现在搭理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在嘉和看来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自己松了口气。

  毕竟在嘉和看来,先前自己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信誓旦旦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方旭。

  如果现在失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嘉和觉得自己当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无颜面对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现在这位将士搭理自己,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计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开始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现在还算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顺利。

  “不知道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何看待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”嘉和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问道,好似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自言自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喃道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听闻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这位将士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愣住了。

  或者说有些疑惑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疑惑现在嘉和为什么好端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提及到这些事情呢?!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沉思了起来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  而现在看着这位将士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后,嘉和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露出了一丝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笑意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看来,先前自己得到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消息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错误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当然嘉和现在可不会立刻将自己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想法告诉对方,毕竟你无法知晓对方到底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否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真和自己所想一样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起码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自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觉得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所以现在也没有再次说些什么。

  这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让这位将士现在感到好奇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而另外一方面。

  这位郡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信一封给二王子,现在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二王子。

  自己现在有办法将嘉和拉拢到二王子这边来,当二王子看到书信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。

  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意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随后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嘴角微微上扬起来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二王子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其实现在发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二王子也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也正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因为如此,在二王子看来,现在如果能够顺利拉拢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对于自己而言,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这位郡守,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如果能够成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会嘉奖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听闻二王子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承诺之后,这位郡守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更加有把握了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这位郡守看来,试问现在嘉和有什么理由拒绝自己呢?!

  先前大王子放弃了嘉和,而现在更加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被方旭所放弃,现在唯独二王子现在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嘉和唯一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了。

  当然现在这位郡守不会立刻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告诉嘉和,因为现在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为了以防万一。

  如果现在嘉和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假装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呢?!到时候可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什么好事情了。

  只能够说,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这些事情,其实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计划当中。

  只能够说先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时候,嘉和对这位郡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解,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已经知根知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了。

  否则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嘉和又怎么可能亲自前往劝说摹疽邮⑻菩∠喙控?!

  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而边塞这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毛老三和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担心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嘉和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情况,毕竟嘉和现在无法和方旭联系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现在方旭根本不知道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一举一动。

  甚至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知道现在嘉和计划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进展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方旭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含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看着眼前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毛老三和三立。

  自然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在方旭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现在毛老三和三立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反应有些太大了点呢!?

  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方旭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明白,现在担心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必然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。

  先前三立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接触过对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在三立看来,对方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不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如此好对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方旭自然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知晓这点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毕竟如果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好对付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那么二王子现在也不可能派遣对方掌控郡县了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要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事情,那么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选择相信嘉和。

  其实在方旭自己看来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自己现在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担心嘉和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可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什么办法呢?!既然自己打印让嘉和去做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,那么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意味着自己现在只能够信任嘉和。

  除此之外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没有任何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办法了,三立和毛老三现在听闻方旭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也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忍不住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攥紧拳头。

  最终三立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主动请令前往协助嘉和,毕竟在三立看来。

  现在虽然相信嘉和能够没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但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现在嘉和既然要夺下这座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。

  单单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靠着嘉和一个人,这显然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有些困难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所以现在三立请令前往,毕竟在三立看来,自己现在则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适合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不管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手段还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对这座郡县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熟悉程度,自己都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最佳人选。

  现在听闻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话后,方旭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确确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觉得有些道理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。

  毕竟方旭现在也觉得,嘉和人生地不熟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,也许更好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需要三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帮助,自然也就是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答应了下来。

看过《银河盛唐小相公》的【银河盛唐小相公】书友还喜欢